众里寻他千百度|旧时光里,浅浅回忆

2020-11-19 23:04:16  作者: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池

文|似舞

手摄

-1-

又一次,走过的这条街,竟也变得陌生。往日熟悉的老建筑被围了起来,不再热闹,斑驳的身影,看起来孤零零的。

问过路边乘凉的阿伯得知,这片因棚户区改建工作的需要,拆迁在即。

傍晚柔和的夕阳余晖,浅浅地映在榕江影剧院的几个字上,泛起了诸多年少时的回忆。有些青涩,久未启封的记忆和这里息息相关。

荧幕里上演着剧本生活的悲欢离合,而现实中也承载着我们的欢笑打闹。

问了许久,在小巷里找到了原先影院旁边的那家“梅汁水果”,大份量的草莓果汁捧在手上,眺望远处,时间仿佛也回到那年九月。

-2-

那还是六年级,初识苏晨的时候。我生活在农村,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小学,基本从一年级开始,班里的同学就没变过,大家也都很熟悉。村子就那么大,同学们又基本是同岁,父母辈的亲戚朋友关系,错综复杂,便也都玩耍在一起。

他的到来,是我们班里的一个意外,刚到的时候,不跟别的同学说话。有人说他是外地的,父母在这边打工。班里几个爱玩的男生欺负他的时候,他一开口便是地道的本地话,掘得紧。

后来才知道,他家原先是住在城里的,因着父母去了深圳开饭店,没把他带在身边。把他寄养在外公外婆家,也便来农村生活,进了村里的学校,成为班里的学生。

一开始的时候,他与班里的同学显得格格不入,农村孩子大多爱玩的游戏是东西南北,1、2、3木头人,弹珠,飞行棋,还有跳绳。而这些他都没玩过,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在玩。他就自己的位子上坐着,侧着头,撑着脸,看着我们一脸好奇。

-3-

我是小组长,看着他又想参与,又不知道怎么加入的时候,我就问了他,没玩过这些吗?

他说,没玩过,在城里的小学,课间休息时每个人不是在写作业,就是在发呆,没有人会玩这些游戏。娱乐活动便是周末去影院看看电影,晚上也偶尔和爸爸一起听听潮剧,我还有个录音机,你站过来,我给你听听。

他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连上两根线,插到耳朵里,“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声音缓缓地透过耳机线,传到耳朵里,旋律听到心里。

作为他给我听录音机的谢礼,我也带着他玩。从一开始的拘谨,到融入班里的环境,成为大家的好朋友。他只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甚至因为他的到来,班里的学习氛围明显地增强,老师们也都把他当成了活宝,他也在班里找到了归属感。

周五下午,一般都是提前在3点30分放学。我们打扫完卫生,兴高彩烈地走出学校,那天的太阳不是很大,也有微风,凉凉地,很是舒服,我灵机一动,神神秘秘地和苏晨说,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4-

走了半个小时的田间小路,眼前的一幕,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水洗过一样的天空,颜色各异的野花,花间有蜜蜂,蝴蝶飞舞,几缕花香,扑鼻而来,就像水墨画一样的展开。

“林欢,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地方,有花有树,还有清澈见底的小溪。”苏晨张开了双臂,闭上了双眼,沉醉在这景色中。

“当然了,这里是我的地盘嘛,哪里有好看的,哪里有好玩的,我都知道。”我得意地大笑,就知道他肯定会喜欢这里的。

我们盘着腿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天空,也聊天也嬉戏。在回去路上时,苏晨说,那我明天带你去看电影好了,明天是周六应该会有喜剧片。

图来源于网络

-5-

那是我第一次去城里,城里可真远,我俩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我累得走不动的时候,苏晨就在我旁边说快到了,可是说了五次快到了,才是真的到了。

看着影院漂亮的建筑,我在心里连连赞叹。早上的九点多,影院周围很热闹,零零散散有许多卖早点的小摊。苏晨拉着我的衣角,走到了一个卖小笼包的小摊,提着一袋小笼包,递到我跟前,

“请你吃最好吃的小笼包,是我最喜欢的一家,以前上学的时候,经过这里,每天都会吃,我这几天特别馋这个。”

汁多馅嫩皮薄的小笼包,比村里阿姨卖的好吃多了,他又带着我到了旁边的一家水果摊,要了两杯果汁。

影院很大,看电影的人也很多。我们看的是《唐伯虎点秋香》,尽管之前已在家里的黑白电视上有看过了,但来影院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

无厘头的喜剧,影院里一阵又一阵的爆笑声,特别是唐伯虎与华夫人辨话的那一段,我笑得肚子都有些发痛。

-6-

出了影院,我兴致勃勃地和苏晨讨论着剧情,走着走着,明显感觉到,他的不同。

脸色发白,双眸也看得出的难过。他说,他想爸爸妈妈了,不知道他们好不好,生意忙不忙,是不是每天都熬夜……说着说着,他便哭了。

我拉着他坐在影院旁边的台阶上,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张纸巾,听着他说和父母之间的趣事,来看过的那些好看的电影,还有旁边他都爱吃的小摊。直到傍晚,我们才回了村里。

后面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去过很多场电影,偶尔会会坐在影院的台阶上看着三三两两,来来往往的人群。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眼前的男生有了别样的感觉,或许是每次跟他走在马路上的时候,他总在让我走在里面。或许是每次在郊外玩耍的时候,他总会确保安全,才会让我淌水。或许是一起走过很多回的一个半小时,看过很多部的影片。

-7-

那个时候还不懂喜欢,只是觉得他笑起来眉眼弯弯,好相处,像个男子汉一样,可没想到,小升初的时候,他连考试都没有参加,就被父母接到了身边,去了深圳。只给我留了一个QQ号码,也被我弄丢了。

前两年他回家的时候,我在外地出差,我妈说他曾来我家找过我,只是不凑巧,我们还是没遇到,不知道他现在是瘦还是胖,现在好不好,有没有经常想起这座城市里,街头的小笼包,郊外的野花,逗留过很多时间的影院,还有某个角落里的我。

捧着手里的草莓汁,我走一会儿,便停下拍照片,很想留下影院的美好。很想停下脚步,很怕它会不在。也很想告诉他,有些回忆便要就此缺失了,有些故事可能要戛然而止。

多想,这是一场梦,梦醒回到那年。

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众里寻他千百度

版权声明
本文为[城市故事&摄影&建筑圈联合征文池]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bd454a1dc1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