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密行·生死轮回念青东丨第二章 色达惊魂

2020-11-19 23:01:04  作者:旅行与摄影

行摄川藏·色达

西藏密行·生死轮回念青东丨第二章 色达惊魂

文图/城北听雪

第二章 色达惊魂凄风冷雨中元节,多少相思寄不成。长恨今生离别久,平生常忆故人情。(现代.月光倾城)

(01)

一个月后的9月底,我独自踏上了去往色达的旅程。为了省几张毛爷爷,从广州坐硬卧到成都,屁股都坐成了馒头。

我没有在那座节奏慢到极致的成都停留,第二天一大早,就上了茶店子汽车站开往色达的第一班大巴。

班车从成都驶上317国道,沿着北纬33度线前行。过阿坝州政府后,这条号称中国最美的公路上,沿途都是些五体投地、三跪一拜的朝圣者、骑单车进藏的驴子,和匆匆而过的喇嘛与行人。

坐在车上,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见了九哥,是不是应该给他一记重拳,以问候他这两年的无影无踪,音讯全无。又或者让小宛吟诗唱歌,陪我们醉个天昏地暗,狼嚎《满江红》。这画面太美了,我都不敢往下想。

600公里的行程整整走了两天,后半段,路况变得糟糕无比。有一半是滚石路、砂石路、泥泞路,泥石流、塌方也是随处可见。

盘山路一路的上坡、下坡,走完一条又一条。公路两边恶石嶙峋的山崖上的石头,感觉随时都会飞下来砸扁车头,班车两个小时还开不到一百公里。

在快到达色达县城时,司机突然用手指了指公路边上的峡谷,长叹一声,“上个月有个女娃儿,估计有啥子想不通哦,从这里跳下去了。”

“死的没,有冇有人救她呀?”,边上有乘客附和。

“妈麻批,救个锤子哦”,司机两眼一瞪问话的乘客,声音拉高八度,“崖那么高,水那么急,绿度母都救不了哦。”

我下意识的往司机手指的方向望了一下,朦朦胧胧的暮色中,似乎有件像淡红色风衣的布状物,缠在峡谷底部的荆棘匆里,随风左右摆动。

暮色四合,夜色笼罩苍野,风尘仆仆的班车终于开进了色达县城汽车站。

行摄川藏·进色达317国道路上

(02)

我从车上下来后,取出登山包往肩上一扛,正准备迈步时,冷不防手腕被人拽住,抓得极紧,再一看,抓住我的是在阿坝州上车的两个喇嘛中的老喇嘛。

一老一小两个喇嘛,阿坝州上车从我身边经过时,就感觉老喇嘛多看了我两眼,同时还双手执掌,嘴里不停的念着“ 唵嘛呢叭咪吽”。因为藏区边走边诵经的喇嘛太多,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

老喇嘛看起来应该有六十多岁,佝偻精瘦的身子,满头都是短又硬的白发,因长期高原紫外线的照射,整张长脸沟壑纵横,油亮的深褐色里又透出暗红。

小喇嘛最多不超过十五岁,红苹果的脸蛋上夹叉着白色的斑斑点点,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大白牙,挂满了满脸的稚气和童真。

“你干什么,放手!”我顿感莫名其妙,手腕又被老喇嘛抓得贼痛,一边使劲挣扎一边大声呵斥。

“这位居士,请你先跟我去拜访一位上师。”老喇嘛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抓的更紧,手腕像被铁箍箍死了一样,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咋会有这般大的力气哦。

“你别拉我,我没钱,也不是你们的什么居士。”老喇嘛的行为给我第一印象,就是想强拉我去某个地方,以所谓的加持消灾避祸,骗我的钱。

我挣脱不得,只好改用乞求的口气,一车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拉我一个,而且还在夜里,我可跟你素不相识,没有仇呀,行行好,放开我吧。

老喇嘛忙道,“不,我保证绝对不收你的钱,你就跟我来吧。”

老喇嘛依然不放手,我挣脱不得,心里极不爽快,厉声同他争吵推搡起来。车上下来的其它乘客,见我们这般如此,都围拢过来看热闹。我大声说明情况,众人便七嘴八舌斥骂那老喇嘛是骗钱的骗子。

僵持良久,见老喇嘛死活不肯松开手,小喇嘛便上前去拉他,不料他抓我的手腕反而抓得更紧。又上来三五人,抱腰的抱腰,拉手的拉手,掰手指的掰手指,倒像日本人在相扑,费了好大一股牛鼻子劲才把他拉开。

我转身撒腿就跑,老喇嘛被小喇嘛双手环腰拖着,跌跌撞撞追在我后面。一路追一路不停的喊着,“这位居士啊,你一定要跟我去下,我是为你好”。

见我如此坚决离去,便高喊,“今天不去也可以,明天记得一定要到东嘎寺来找我。”语气越喊越急,最后竟然有了乞求的味道。

我往前奔跑了百米,确定老喇嘛追我不上,便回头望去。见众人向前围住老喇嘛阻拦相劝,他方才停下脚步。老喇嘛不知在对众人说些什么,大家一边听,一边时不时的抬头望向我。

老喇嘛终于被吃瓜的群众的强行拉开,我不再停留,往城中方向疾走。转角处我折头再次回望,只见众人已散,只剩小喇嘛陪着老喇嘛,还不甘心的站在原处。

老喇嘛枯瘦的背影在寒风中被街灯拉得斜长斜长,绛红的披风随风上下飘动,地上的纸屑也被寒风吹的陀螺般的旋转。

我心中突然冒出股内疚感,多年以后,老喇嘛斜长的身影,还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记忆中。

行摄川藏·夜色中的色达

(03)

我摆脱老喇嘛后,沿街寻找,在县城大街的尾处找到了“冈仁波齐”小客栈。客栈是小宛推荐的,半月前就已预定。

藏区旅行客栈的老板基本上都是内地人,以广、深、上、北者居多,而且基本上又是驴友出身。

“冈仁波齐”小客栈老板小胖,刚好也是深圳人,圆圆的脸上戴着黑边眼镜,嘴唇始终挂满可人的笑意。

色达,其实只是个川西小县城,真正让色达声名鹊起的是位于县城20余公里处,一个叫喇荣沟沟里的喇荣五明佛学院。

五明佛学院由晋美彭措大师于1980年创建,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在学院学习和修行的修行者达五六万之众。

这里藏传佛教气息非常浓厚,是藏传佛教信徒的信仰天堂,是朝圣者的必经之地。众多的修行者和每天的天葬仪式,让这里布满了神秘的气息。

我在旅馆安顿好时,已是晚上22:00。色达9月底的夜晚,温度已经快降到了零下。

我躲在被窝里给小宛拨了个电话,竟然是忙音。我不得已用微信发了条信息给她,小宛,我到了,你跟九哥啥时候可以过来碰头?

等回信息的过程中,疲倦来袭,上下眼皮打架。迷迷糊糊中,用手一摸额头,发烫,高烧。

我忙从包里摸出随身携带的药包,抓了一把感冒药和退烧药就着矿泉水吞了下去,药物的作用下,我很快就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梦中有人踏歌而来……情人丢了,只能去梦中寻找。莲花开了,满世界全是菩萨的微笑。天也无常,地也无常,回头一望,佛便是我。我便是你一样,你是谁呀,谁又是你。我只能够爱你一生,却不能爱你一世。那位被一次,盛宴给超度的女子。满怀春意,在佛法中轻轻的养心。她无意间,回头看了我一眼。雪域高原,便颤了颤。情人丢了,只能去梦中寻找。莲花开了,满世界全是菩萨的微笑……(——刘德濒《西藏秘密》)

行摄川藏·夜色中的色达

(第二章完,敬请期待第三章)

注:城北听雪写于2019年3月21日晚上,本文所配图片均为队友luowangxx、喻前、阳阳及本人所摄,未经同意,谢绝转载挪用,侵权必究。

(本账号有专职法务,任何侵权行为,必将追究到底)

特此声明:有喜欢我的这部小说友友,请点关注此连载。如果关注了此连载,从开篇序言开始,每一章都能点赞,且有认真点评,小说结束后,将根据点评的精彩,分别送给此真心关注的友友2至5个贝。

版权声明
本文为[旅行与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0cac92e818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