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 | 楼兰迷踪,失落千年的文明

2020-11-19 23:01:03  作者:旅行与摄影

对楼兰古城最初的印象,来源于90年代风靡大江南北的一首歌——《楼兰姑娘》。

还记得歌曲的旋律带着淡淡的西域风情,那悦耳的女声悠悠地唱道:

有一个蒙着花盖的新娘 / 看不到她那纯真的脸庞 / 踏着一串悠扬的歌声 / 去往出嫁的路上

有一个蒙着花盖的新娘 / 捧起黄沙半个太阳 / 留给我永不流逝的芳香 / 牵走我日夜的梦想

楼兰姑娘你去何方 / 楼兰姑娘你去何方 / 前面路太远前面风太狂 / 不如停在我的帐房……

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在罗布泊首次发现了一具千年女尸。有文章曾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

“山丘上,遍地都是木乃伊、骷髅、被支解的躯体、随时绊腿的巨大木板和厚毛织物碎片。在一船形木棺中,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打开棺木,严密的裹尸布一碰就风化成粉末了。揭开覆盖在面部的朽布,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双目紧闭,嘴角微翘,就像着了魔法刚刚睡去,脸上浮现着神秘会心的微笑。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公主”或“罗布女王”。她已在沙漠之下沉睡了3800多年……”

1900年,楼兰古城的遗址第一次出现,震惊了世人。三十多年后,大漠风烟深处,这个面带神秘微笑的女子,再度让全世界都为楼兰而痴迷。

据说,女子的头上插有鸟羽,说明在入葬的时候,她还是一位新娘。

青春殒命的美人,生离死别的爱情,两种元素碰撞在一起,瞬间让楼兰的传说蒙上了一层忧郁而凄美的面纱。

诗人为之落泪,歌者为之吟唱,芸芸众生,闻之莫不黯然神伤。

席慕容在《楼兰新娘》中这样写道:我的爱人 曾含泪将我埋葬

用珠玉 用乳香

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

再用颤抖的手 将鸟羽

插在我如缎的发上

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

知道 他是我眼中最后的形象

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

同时洒落的 还有他的爱和忧伤

……

只是,听过最动人的传说,读过最凄婉的诗篇,欣赏过最悠扬的旋律之后,我仍然好奇,真实的楼兰古国究竟是什么模样?

人类的历史中,消逝在大漠里的古城不计其数,为何独独楼兰拥有如此巨大的魔力,竟可以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我没有穿越时空的超能力,也没有超乎常人的毅力,所以这辈子都注定不可能亲自去探寻楼兰古国的秘密。

而令我万分惊喜的是,国家博物馆竟然展出了数件楼兰遗物,让平凡如我的普通人,得以亲见那一段失落已久的文明。

彩绣云纹香囊

锦鞋

看着陈列柜中这一件件西汉早期的精美物件,难以想象它们竟属于彼时西域地区的所谓“边缘文明”。即便以今人的眼光看,也称得上工艺精湛、款式优美。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位青春俏丽的西域女子,鼻梁高挺,眉眼弯弯,就像那悬在沙漠夜空中的月亮。她头戴毡帽,脚踏锦鞋,腰间系一个小巧的香囊,脸上露出温婉迷人的微笑。

她回头望向她的爱人,那是一位英姿俊逸的少年,他拿起梳妆台上的木篦,为她轻轻梳理柔软的长发。

渐渐的,她的笑容定格在长长的睫毛间,她的面容与那躺在船棺中的“楼兰公主”重叠在一起……

而我已分不清,这些迷离的影像,是幻还是真,是梦还是醒……

版权声明
本文为[旅行与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08bb0fa9ef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