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五日(之一)

2020-11-19 23:01:01  作者:旅行与摄影

甘南,满足你的高原情结,对藏区的向往,对草原的各种想像,对神秘的藏传佛教的探索,对别处生活的认知……2018年夏天的甘南之行,是近年来的旅行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出发西北,下榻兰州阳光大酒店,酒店房间里恰好有一本《仓央嘉措诗传》,晚间翻阅,无论是仓央嘉措的生平还是他的诗句,都让我对即将造访的藏区甘南心驰神往。

甘南曾经是古丝绸之路、唐蕃古道的黄金通道,也是青藏高原社会大系的主要窗口。甘南,它虽不似西藏般众所周知,却也是多少人“梦中的香巴拉”,是一个把信仰融入生命的地方。

深入藏区,既担心高反又担心路况不熟,在携程上订了拼车游,很惊喜的是订到的是一辆别克商务车,游客只有四人,另外两人是一对上海的老夫妻,司机兼导游的小项是个热情憨厚的西北小伙子。这意味着即将开始的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第一日

第一站:米拉日巴佛阁

位于甘肃安多藏区合作市

藏传佛教噶举派(白教)在安多藏区最主要的寺院,阁内主要供奉藏族民众中最富传奇色彩,妇孺皆知的米拉日巴佛。

楼高共九层,供奉以米拉日巴佛尊者及其弟子为主的藏传佛教各派的开宗祖师,有以金刚为主的四密乘的众多木尊佛像、菩萨、护法神等各类佛像1270尊。反映藏传佛教内容的各类壁画规模巨大,绘画技法高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在中国藏区共有两座米拉日巴佛阁。这座佛阁为安多地区藏传佛教名刹之一,建筑气势雄宏,金碧辉煌。

佛阁外的转经筒

第二站:郭莽湿地

此行唯一一次见到的蓝天,弥足珍贵。

草原上鲜花盛开,星星点点。最多的就是格桑花。

躲在草洞中和我们捉迷藏的可爱的土拨鼠。

第三站:心心念念的郎木寺

六年前第一次西北行,在张掖七彩丹霞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后来又在厦航杂志上看到有关它的介绍,从此郎木寺深植我心。

郎木寺是一座小镇,在四川和甘肃两省的交界处,周围被草原、树林、山丘、红色的石崖围绕,环境优美,有“东方小瑞士”之称。

郎木寺分为两部分,一个为四川达仓郎木寺寺院,也叫做格尔底寺,虎穴、仙女洞、郎木寺大峡谷以及肉身佛舍利都位于四川郎木寺这边。另一个是甘肃寺院,也叫赛赤寺,通往天葬台的方向,两个寺院隔着小溪相互守望。

傍晚抵达,先去的是甘肃的甘丹赛赤寺甘丹赛赤寺在甘肃省一侧,建筑金碧辉煌,每一尊大殿都以镀金为顶。

黄昏时分,游客稀少。寺庙环境不错,寺庙群沿山坡错落着,造型优美。虽然没有看到传说中夕阳染红的红石崖惊心动魄的美,阴天暮霭中的小镇和红石崖也别有一番韵致。

赛赤寺的寺院依山而建,外形宏伟华丽,装饰金碧辉煌。外墙的褚红明黄,白璧黑窗,颜色一抹的鲜艳明亮。藏传佛教寺院的风格在这里华美而浓郁。

那个傍晚幸运地遇到一次大型的辩经,辩经是格鲁派寺院训练学僧的方式之一,也是寺院僧人间相互辩论经义的学习方式,通常都在太阳下山之前举行,激烈的辩论声很远都可以听到,远远看到带着高高帽子的活佛逡巡其中,寺院帷幕下人影幢幢,此时,寺外除了我们,就是天空低低飞过的飞鸟,安静的环境,更让人感到神秘的温暖和内心的感动。

从寺院出来,在小镇漫步,时值工作日,游客稀少,可以放慢脚步闲逛,此处的小店风格突出,与别处大不相同。夜色降临,凉风嗖嗖,同行的旅伴急于寻觅御寒的外套。

前两天还处在高温酷暑的东南福州,转眼就到了穿着冬装的海拔三千米的郎木寺,从夏天到冬天,两天跨越了四季,一路上的新鲜和兴奋到了夜晚化成了来势汹汹的高反,头痛、失眠、拉肚子。

我的甘南第一天这样狼狈地结束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旅行与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ee3adeaa36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