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密行·生死轮回念青东丨第三章 情定色达

2020-11-19 23:00:58  作者:旅行与摄影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

西藏密行·生死轮回念青东丨第三章 情定色达

文图/城北听雪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犹恐相逢是梦中。(宋·晏几道《鹧鸪天三首其一》)

第三章 情定色达

(01)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感觉天已经大亮。

房间窗户边似乎静静的坐着个女子,披肩的长发,随风飘逸。她背后窗沿有盘正在盛开的格桑花,花瓣淡红、绚丽灿烂,花枝风姿绰约、楚楚动人。

我定睛细看,竟是小宛坐在窗前小桌边,一手托腮脉脉含笑的望着我。

小宛身穿淡雅色的V领藏裙,长发从中间分开,编成若干小辫子,前额的中间分发处串有嵌入绿松石的小挂饰,后脑勺的黑发没有扎起,瀑布似的直垂过肩。

我知道这是藏北已婚女子的发饰,莫非小宛跟九哥已经并蒂连枝。我十分欣喜的从床上翻身坐起,却没看到九哥。

“小宛,你来啦,九哥呢?”

“傻大个,傻大个……”,我来不及等小宛回答,便朝房外大声吆喝。

“君白兄,别叫了。”小宛起身走了过来,顿了顿又说,“九哥没有来,他不在色达。”

“啊,他不在色达,在哪里,他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没有见到九哥,我有点又急又气。

“他在成都老家,过几天,我跟你一起回成都去见他。”

我注意到小宛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心里不由得暗暗咒骂九哥,你这个傻大个呀,真是个傻大个,好好的一朵鲜花,都让照顾成了花颜憔悴,难道小宛是上辈子欠你的。

我刚站起想给小宛倒杯水,一个趔趄,头一阵发晕,又一屁股歪在床沿上。

“你感冒了还没有好,就坐在床上别起来。”

小宛又说,外面风大干冷干冷的,你又感冒了,千万别弄成高反了,今天哪里也不去,就好好在店里休息一天,我陪你好好聊聊。

我觉得也有道理,小宛给我倒了杯开水,吃了药,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慢慢的打开了话匣子。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九哥吗。”

“是呀,我很好奇。”我点点头。

“那我这两天告诉你我跟九哥的所有故事,如果把我们的故事写成小说,你说会有人看吗?”

我笑笑说,肯定有人看的,等我有空时就把你们的那些狗血恋情编成小说,放到网上去,让那些把爱情当快餐的人,羡慕你们动人的爱情。

“你要把九哥写潇洒点,虽然他并不是帅哥,你也要把我写诗意点。”

小宛说完,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一阵风吹来,格桑花朝她频频点头。她似如梦初醒般,自顾自的讲起了她跟九哥的故事。

下面的章节就是小宛跟我讲的,他们的爱情往事。

相片来自网上,与小宛无关

行摄川藏.色达全景

(02)

九哥跟小宛真正相恋是在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坛城墙下,那是徒步念青东的头一年。

小宛与九哥认识也有些年头,经常一起户外,一起逛街。一直互相喜欢,偶尔也会眉来眼去,但一直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那年8月底,九哥的队伍反穿越完年保玉则之后,在阿坝县城就地解散。

九哥和小宛都有意顺路去色达发呆两天,便结伴找人拼车去色达。

两人到达色达时,已是傍晚。县城本就不多的客栈,基本都住满了,最后在街尾找到这家叫冈仁波齐的小客栈。客栈刚好有间预定了的双人房,客人没有按时到达,老板小胖便让他们住了进去。

那晚虽然同一间房,却各睡一张床,倒也相安无事。以前两人也同住过一间房,但不是单独两人,是一堆驴友。

“唐宛,你今晚敢睡吗?要不……。”小宛刚刚合衣躺床上,对面的九哥便不怀好意地冒出一句。

“你想干嘛!”她很凶的回应他,不过内心倒有点小小欢喜,心想这傻大个倒也不是块木头。

“我可不是柳下惠哦。”九哥继续吓唬她。

“你,你,你,今晚要老实点,不许关灯。”小宛突然意识到此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脸颊羞红,立马钻到被窝里。

九哥一听这话,愣了一下,哈哈哈,乐的大笑起来。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晓得不?”

“我们都同房渡了,最少也是修了五百年的姻缘。”

“唐宛,我们把这剩下的五百年姻缘今晚一起修了,明天带你回家做压寨夫人,格好?”

九哥那晚不知道咋回事,胆子大了起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戏谑小宛。

“你是土匪吗,要我做压寨夫人,你欺负人,呜呜呜。”小宛躲在被子里,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假装哭了起来,其实心里欢喜的很。

“好,好,好,不说了睡觉。”九哥不知真假,不敢继续胡言乱语,赶快闭嘴装睡。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睡好,都在听着对方粗重的呼吸声。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

(03)

第二天一大早,九哥和小宛坐着摩托车来到二十公里外的五明佛学院。

从车上下来,小宛看到这座山谷,看到这些红色的小房子,看到这些川流不息,匆匆忙忙赶往经堂上课的喇嘛和觉姆,莫名的就伤感起来。

小宛想到了自己早逝的父亲,孤苦的母亲,越想越难受,竟抱头蹲下身子抽泣。九哥见小宛如此,手足无措,只得蹲下轻轻抱住她的头。

小宛在九哥怀里感受到了父亲的温暖,却越发哭的大声起来,肩膀因为抽泣止不住的颤动。

路上安静行走着的僧人,看着抱头痛哭的他们,一点也没觉得稀奇,也许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两个常见的架(汉)旅人。

九哥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心中早已心爱的女孩,这个单纯的男人只知道,如果可以,他愿意给她一生的安全,一世的依靠。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就像父亲拍着婴孩那样,轻轻的对她耳边低语,“唐宛,别哭了,有哥在呢。”

小宛在九哥的安慰下,心情逐渐平复下来。当她意识到是在九哥的怀抱里,立即一把推开,快速站起,甩了个后背给九哥,羞红了脸。

这是他们认识几年以来,第一次如此亲近呢。

“谁哭啦,小狗才哭呢。”其实眼泪还挂在眼珠子上呢。

九哥走过去,用手掌轻轻抹掉小宛脸上残留的眼泪。小宛不好意思破涕一笑,在原地转了两圈,“我没事啦,从现在起好开心啦,走走走,去疯啦。”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的早晨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的经堂

他们沿着山谷修建的大道开始上山。

在重重的群山环绕中,连绵数公里的山谷数以万计的红色小木屋,密密麻麻如同蚂蚁巢穴般布满山坡。

放眼望去,每一间房子似乎都是相似的颜色和构造,以佛学院大经堂为中心,层层堆砌,从谷底到山脊全被覆盖。

身披绛红色僧袍的喇嘛与觉姆来来往往,与庄严肃穆的佛学院和谐的形成一副绝美的画面。莫明的梵唱从远处响起,低沉、庄肃,、恢宏,仿似满天神佛齐临,让这片天地笼罩在一片佛光当中。

虽然来这里之前,见过相关的图片,但现场巨大的视觉力,依然把他们震撼得目瞪口呆,难怪来到这里的人都用「色达山河一片红」来形容这片佛教圣地。

喇荣五明佛学院,这个看似与世隔绝的佛世界里,俨然就是一个小城。

有四通八达的街道,有各色各样的小店。里面什么都有出售,有佛家的衣服,佛家的书,佛家的饮食,还有佛家人可以喝的茶和咖啡。

他们慢慢走到了圣地的中心,一路感受着信仰和虔诚,也感受到了一些佛以外的东西,原来佛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

九哥和小宛在一路的嬉笑中,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坛城。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的街道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

(04)

坛城的梵文名为“曼荼罗”,金碧辉煌的主建筑一共有三层,建在佛学院最高的山峰,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4000米。

坛城广场中央放置了许多长方形的木板,密密麻麻的信徒跪在上面,虔诚的磕着长头。

九哥和小宛站在坛城广场边上,被现场气氛感染,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双双跪在木板上,伏地磕头长拜。

这是一个信仰之地,在这里,他们每拜一下,仿佛都能听见自己心底隐藏最深的声音。每拜一下,都能感觉到体内暴戾之气慢慢化解与无形,旅程的疲惫和暴躁也渐渐回归安逸与淡然。

“我们去前面转经廊转经吧,九哥。”

“转108圈可以消除病痛,转1080圈可以祈福消灾,转10800圈可以消除罪业永保家人。”小宛轻声对九哥说,她来色达之前就知道这些。

“转多少圈,可以找到个婆娘?”九哥突然插话,一边说,一边坏坏的对小宛笑。

“有有有,转完佛祖大慈大悲给你个婆娘。”小宛又好气又好笑的回答他。

于是他们踏入了转经长廊,跟在络绎不绝的转经的人群后面,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伸出右手一一抚摸每一只转经筒。

金色的圆筒在人们的手掌转过之,后留下一串悠长的嘎吱嘎吱的响声。

他们沿着一二层转绕,足足转够了1080圈。

坛城广场虔诚的人们哦

转经长廊转经的人们哦

“唐宛呀,叔可走不动了,佛祖不给我婆娘,我也不转了。”九哥停下脚步,故意大口大口的喘气。虽然九哥也想陪小宛继续转下去,可天色将晚,还要找车回县城呢。再晚些,只怕只能走路回去了。

小宛停下了脚步,朝九哥眨巴了下眼睛,“佛祖没给婆姨,可不要怪我哦。”

他们走出了转经廊,迎面来了个老喇嘛,后面还跟着个小喇嘛。老喇嘛一边手上摇着转经筒,一边低头喃喃自语。

“切呷萨唉越?”老觉姆走到小宛面前,突然停下,一边对小宛说,一边用手指着九哥。小宛懵了一下,与老觉姆沟通了会儿,随即红着脸扭头看了下九哥。

九哥摊开双手,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表示对他们不明觉厉。

老喇喇最后伸出右手,摸了摸小宛的头,又喃喃自语的走了。

“你说,色达是一个可以找到爱情的地方吗?”,他们坐在墙下台阶上休息,小宛望着坛城脚下那座金碧辉煌的佛学院大经堂,有点忧伤的说。

听到这句话,九哥的心猛然抽了一下。想起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一起爬山的日子,一起淋雨的时光,一起看海的疯狂。

他猛然才发现,在广州的这么多年,是她用最好的青春陪伴了他最低沉的岁月。陪他看风景秀丽,爱江河湖海,逛不同的地摊,吃不同的廉价小吃。

虽然她知道也许可能山海不恋,日月不见,却依然义无反顾,不用他懂或不懂,见或不见。

想到这里,九哥眼睛已经湿润。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握住小宛的左手 ,十指紧扣,左手抱住小宛的肩膀。

小宛没有挣扎,顺势把头靠在了九哥宽厚的肩膀上,轻轻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只愿这一刻不被尘世的喧嚣打扰,只愿这一时不是在梦里。

“小宛,佛告诉给我了,谁是我婆娘了。”这是九哥第一次叫小宛,深沉的声音把小宛从沉思中拉扯出来。

“谁呀?”小宛明知故问。

九哥拿起小宛左手,用力的在她手掌心写下三个字。

小宛面红耳赤,心中无数小鹿乱撞,激动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那是她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三个字呀。

如今突然就直接表白在她面前,幸福来得太突然,她一时都不知道怎么面对。

小宛把手抽出,狠狠的捶打九哥,一边打一边流着眼泪。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一起,却一直若即若离。多年的等待和委屈,全部发泄在那一阵阵暴风骤雨般的捶打里。

九哥让小宛发泄够了,一把搂她在怀里,用衣袖擦着她脸上的泪痕,心疼的对她说,“小宛,有哥在,今后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了。”

天色已晚,暮霭笼罩山野,半山腰佛学院的下课的古钟突然响起,惊起一群秃鹫,在天空中盘旋。

九哥牵着小宛的手紧赶慢赶,终于坐上了最后一趟开往县城的班车。车上,九哥一直在追问小宛,老喇嘛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后来又聊了些什么。

小宛笑眯眯的望着他,却不好意思告诉他。

老喇嘛第一句话,其实是问他们是不是爱人,又说,转了经佛会保佑你们下辈子也会是爱人。最后还疯疯癫癫叫他们回南边去,永远不要到这边来。

小宛跟九哥在车上商量着第二天的行程,还没有到县城,她已迫不及待的期待明天九哥带她去尸陀林看天葬。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仓央嘉措《一个人》)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

行摄川藏.色达五明佛学院(第三章完,敬请期待第四章)

注:城北听雪写于2019年3月24,25日晚上,本文所配图片均为队友小雪问初晴、四驱、夏日茶及本人所摄,未经同意,谢绝转载挪用,侵权必究。

(本账号有专职法务,任何侵权行为,必将追究到底)

第四章牵涉到天葬,我一直在考虑是把天葬的细节写出来,还是一笔带过。写出来又怕有人恶心,恐怖,犹豫不决。

版权声明
本文为[旅行与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e8a747a4c7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