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传承时光的载体

2020-11-19 23:00:30  作者:摄影那些事儿

我一直不敢称自己的摄影为作品,那一帧帧的画面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记录,一种回忆,一种传承。

——题记

1

今年的时间很快,快得让我已然分不清今天是几号,今天是周几。今晨的阳光暖暖的,映射在脸庞、映射在身上,暖洋洋的,少了昨日的几丝秋风,让人无比惬意。

每每和朋友说到今年的事儿,好像发生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白驹过隙,已然到达十一月的时光。

前两日心血来潮,脑袋里多了很多东西,想诉说出来。打开电脑,飞速的打开文档,噼里啪啦的敲下了三两行却难以继续下笔,许久不曾写东西,似乎已然忘记了这回事儿,就连遣词造句也忘记,人果真是这样,一懒便更懒了。

把那不成句的之言片语截给朋友,晚上的时候,朋友发来这么一段话“你说你迷茫,焦虑,没有安全感。我多少可以理解,下午正好有事儿外出,老板也在现场也在忙就没回复你,想给现阶段的你支招吧,希望对你有帮助!1、去投入精力让你保持激情的事情,比如摄影,尝试着一天去修片学习什么的;2、去接触一些其他社交圈,也可以自己组织一些活动,去吸收别人的正能量;3、去做一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情,相由心生还是很重要的,你只有保持好的心情,珍惜当下,珍惜阳光绿叶和风细雨。”

看见这段话思索了很多,毕业已然4年,想做的事儿一件也没有做,也没有完成,这无疑是失败的。

工作这4年,做了很多计划,罗列了很多要完成的事项,每年年底豪情万丈洋洋洒洒的写下了无数计划,到年关却一一摆放在那里使劲的打脸。

这不,又到年底了。2

我一直不敢称自己的摄影为作品,那一帧帧的画面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记录,一种回忆,一种传承。

在小时候的记忆中,父亲无论走到哪里总会背着他的相机,那时候的手机没有摄影功能,那时候的照片仅仅只能通过相机呈现出来。父亲喜欢为我和母亲拍摄照片,等胶卷拍完以后,便去县城给冲印出来,再一张张的放入等大的相册中。每次看见照片中的自己和母亲,总会觉得仪式感满满。这是我对照片最初的印象。

小时候的我,手掌很小,拿不稳相机,也不懂构图,如今看着照片中父亲歪歪扭扭或者不清楚的身影,总能想起那个小小的我。纵然如此,父亲仍然会把他的相机给我,让我自己玩。因为父亲,摄影从小便走入我的生活。那时候,从来不曾想到一二十年以后摄影技术会如此普及。可更是因为父亲,让我更早的认识了这点。摄影于我,是一种传承。

前两年,有次朋友问我,你因为什么喜欢上摄影的呢?我是这么说的“我没有作品,我只是在记录,我最开始学摄影的时候,只是想记录家人的身影。”很庆幸,我记录了家人很多的瞬间;很不幸,这些照片中,没有爷爷。3

回到几天前的事儿,朋友让我可以修片。其实,一直想把家人的照片给整理出来,这几年拍摄下来的许多瞬间,都被我给压在了不曾打开的电脑硬盘中。从最初的几张到几十张,再到几百张,直到现在,我已经有超过上万张的照片没有整理。

好几次周末在家,打开电脑打开文件夹,却发现没有准备水,又假装给自己一个有仪式感的周末,去烧水,丢下几片片茶叶,静等水开冲泡,然后然后,我的仪式感便打破了原有的计划。

这次朋友的话,再次触动了心底那根弦,也想起了摄影于我最初的意义。

这次,再一次开始,再一起起航。4

这一组外公外婆的照片拍摄于2017年9月3日。在今天回程的865公交上终于修好。

——2020年11月5日(上海) 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认真对待。

你好,我是冉依雪,

冉是“再”少一横的冉,代表着没有再见;

依是依然,依然不忘初心;

雪,是世间最圣洁之物,愿今后能一直保持着雪的姿态与纯真。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那些事儿]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0f11094a1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