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遗失在废墟之上

2020-11-19 22:53:40  作者:摄影馆 | 摄影指导文件

2018年5月2日,我独自一人骑行去湖边玩耍,看到了眼前这番破败的景象。

破砖、烂瓦、悬挂着的石板和推倒的房屋,人们长久居住的家园,就这样顷刻间被埋没在废墟之下。

事情追溯到十八年前,我儿时的家,也曾被这般无情的推翻。

我曾一度特别疑惑,为什么每次做梦梦到在家里的各种情景,永远都是在那个老房子里,而不是在新家。

我还曾试图在梦中的老房子里寻找新家,可再怎么寻找或者询问旁人,也始终没有看见现如今的居所。

母亲也曾告诉过我说,她梦里在家中的场景,也都是在外婆那边,而不在如今的家里。

原来,童年时期的记忆,真的会影响一个人很深。

因为,我们的根在那里。

那应该是在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村也和今天的此情此景一样。原本好好的居民房,被强拆成一片片废墟。

当时村里的宣传是:搞好新农村建设,房屋建设要统一,道路整齐布局。

按照村长的要求,凡是占据了新规划道路的房子,都要统统被拆掉。

我们家从正屋中间,一分为二,东边要被铺成新的道路,整个宅子都要往西边挪。而且房子和院墙上,都用红色的油漆写了大大的“拆”字,每当抬头看见墙面,心里头都觉得家摇摇欲坠。

废墟上早餐

拆迁,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它不仅仅是你的房子往西边挪,你西边的邻居也要挨着往西挪,你西边邻居的邻居也要挪,没地儿可挪的,那你就会被挤出去,连根拔起,另择新窝。

拆迁,全面上演示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所以,当时整个村子里,中年人吵架打架的,老头子老婆子不愿挪而辱骂的,还有不愿被挤出去,而坚守做钉子户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段说不完的揪心事。

我能记住的,有两件事。

第一个人,她是一名小学的语文老师,和我母亲年纪差不多大,我曾经也是她的学生。

这位语文老师,做了第一个“坚守不动”的钉子户。

由于她不肯搬出去,影响到前后左右四五家邻居都盖不了新房。

为了坐实不被挤出去,这位语文老师以最快的速度,买新砖、拉石板,没几天的功夫就撑起了一排门面房。

无论从言语上还是行动上,她始终做了最牛最硬的钉子户,以“油盐不进、雷打不动”的姿态稳住了一席之地。

以至于最后,前后左右的邻居都无能为力,只有以各少盖一间屋子的面积作为结局。日子,总不能因别人堵着而继续僵下去。

另外一件,就是被传的沸沸扬扬的,五十多岁的大妈打书记的事件。

中年人盖房子可以,反正儿子将来要娶媳妇,早晚都是盖。但老年人不同,儿子都已经在外成家买房,很少有人想着在余下不多的日子里,再把老房子翻翻新,于心无力,于财,也没钱料理。

但条令就是条令,它不管你是老弱还是病残。等最后的期限一到,你不拆房,拆迁队会主动来帮你!

这位大妈就是眼看着拆迁队强推自己的房屋,暴怒之下,打了带头儿的书记两个耳光!

书记挨了打,大妈没了家,而推土机却占尽了便宜。不管你同意不同意,老子就是要强行上!

在拆迁队的不懈努力下,村里百分之九十九的房子,不出一个星期,迅速变成了一片废墟。

而接下来的废墟重建,大概也持续了三到五年的时间才整顿整齐。

老屋荡然无存,新家缓缓建立,抹不掉的记忆在那批经历拆迁的年代里。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馆 | 摄影指导文件]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334620e61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