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者

2020-11-19 22:13:14  作者:摄影哪些事儿

岁月流金,光影流年。

跌跌撞撞走过四十春秋,岁月洗尽铅华,剔除浮躁,沉淀了雍容随和,越来越觉得,清风徐来,荷叶漫卷;明月初升,山鸟鸣啭。喧哗与静美共生的流金岁月,向我展开了华美的篇章。

沉淀的人生,离不开文字的记述,绘画的渲染,音乐的熏陶。文字独特的魅力,是溶解了思想,共鸣了情感;绘画独有的语言,是工笔了形象,铺陈了意境;音乐独到的吸引,是升华了认知,休止了记忆。我在岁月的长河里踏浪远行,陪伴我定格我永恒我的,是日志说说,是美术音乐。我的水样年华,我的流金岁月,雍容不华贵,热闹却精美。

一个偶然的触碰,我走进了摄影者的世界。他们用另一种独到的目光,独特的视角感知人生冷暖;用内在的性情,外露的形体记录世间百态;用物我合一的敏锐心理捕捉自然和风土的地气和温度,用手中的镜头捕光捉影,无声而执着的讲述来自生活的平凡故事。他们总是站在文化前沿,默默耕耘。总是传播文化,传递文明。

且不说他们摄影技术的青涩与纯熟,也不说他们身份地位的卑微与高贵。但说他们对人事独有的感知与敏锐,对工作忘我的敬业与付出,足以让人敬仰了。

每一帧定格的照片里,都蕴涵着他们细致的观察和敏捷的身手。处理光与影,主与次;捕捉人物丰满的表情,衣服色彩的搭配。我们分享他们与摄影之间的坦然相向,我们感知精彩纷呈的记载过程,这些凝固的记忆里,见证着人生的多少欣喜、悲伤。陆游“叹流年又成虚度”,摄影者却将流年永恒。

惊叹他们工作的辛苦与敬业,源于二月初一的范庄龙牌会。这一天的重头戏是请龙牌。虔诚的范庄人,将刻有龙头的木制牌位请进一座雕刻华美的黄色龙轿内,然后走出龙祖殿,绕街一周回归。十里迎龙路,人声鼎沸。到处鼓乐齐鸣,到处喧嚣。我们大家,都是轻松的看客,跃跃欲试的参与者。我们用尽了五官的感受来亲近这闻名遐迩的龙牌盛会,却唯独忽略了摄影者。

他们的表情,不苟言笑,因为他们在思考,在工作;他们的动作,与众不同,或蹲或立,或匍匐或佝偻。仰视与俯视,司空见惯。立在凳子上,行走的卡车上,高高的房顶上,也不足为奇。他们走两步退三步,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他们招呼熟人,往往是最简单的挥手,最羞涩的浅笑。他们用第六感——触觉,寻觅灵魂的节点。他们穿梭于繁华的街道和静谧的心脏之间,用镜头记录生活馈赠給人类的美轮美奂。

今天是彻底的被征服了。当我翻看自己拍摄的照片时,内心竟生出莫名的感动。是啊,每一个举起手机的人们,又何尝不是一个称职的摄影爱好者呢?热爱生活,总是够资格的吧。感恩生活,感恩岁月。凝固的照片,鲜活的过往。当我们漫步在光影的世界里,发现和感知生活的美悦,领略身边的诗意时,请让我们分享流年的感动,向爱世界的摄影者们致敬,感谢你们,留住了历史,旖旎了风景,风光了岁月。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哪些事儿]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1766bc4d62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