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小桂林”——定襄县南庄

2020-11-19 20:36:52  作者:摄影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三十一日,适逢周末,天气晴朗,艳阳高照。在作协主席田勇的带领下,我们榆社作协文友一行五人,受邀驱车到定襄县南庄村去参加“中国·第七届诗歌万里行走进太行山”活动。

今年受疫情的影响,作协采风活动的次数也减少了。因此能有机会走出去参加采风活动,倍感欣喜。一路上,文友们说说笑笑的,十分开心,随意而亲切。到了榆次火车站,稍等片刻,接上坐车从平遥来的美女文友后,我们又出发了。见多识广的司机任师傅不时的开口蹦出几句民间的瞎话段子,诙谐而风趣,逗得文友们哈哈大笑。平遥美女文友多才多艺,能歌善诵,也是一个乐天派,偶尔与任师傅你对我答,一唱一和。一路上,文友们畅快的交谈着,说笑着,热热闹闹的,让人从未感到旅途的寂寞和疲劳。

驶出五台县建安高速收费站后,我们下了车,见到了在那里等候接待我们的定襄县文友刘老师一行。等到榆次文友们也来到后,我们会合一起,又朝着定襄县南庄目的地出发了。已是深秋时节,从车窗望出去,尽管田野是一派衰败萧条的景象,但是沿途的风景依然吸引着我们观望着,令人目不暇接。空旷的田野,陡峭的山峰,特别是偶见路边落光了叶子的柿树上还剩下一些红红的柿子,像一只只可爱的小灯笼挂在树上,点缀在山野间,靓丽而神奇,引起了文友们的惊讶和欢呼,让人陡然生出一阵惊喜,为旅途增添了惬意和愉快。

不知不觉中,我们便到达了目的地——定襄县南庄村。车子驶进一个农家大院,我们下车后,只见北面是一排旧瓦房,西面是一排窑洞。推开一眼没有上锁的窑门进去,炕上铺着褥垫,叠放着被子,水泥地靠墙的地方,一边摆放着一条不长的沙发,一边摆放着两张藤椅,中间的茶桌上落着灰尘,靠窗的墙壁下挂着一台电视,看样子,显然好久没有人来住过了。刘老师说,房主人正好不在,今夜我们就住在这里。

走出院门,沿着一条石板路向南行走。走了一阵,只见村庄西面半坡上的一家房屋前,一棵粗壮而高大的柿子树上,站着一位老人,正在艰难地摘着树上零零星星的柿子。文友们驻足观望着,有的拿出手机拍照起来。那位老人好像是已摘满了一篓柿子,正在两手拉着绳子,慢慢地往下掉放着篓子。文友们慨叹着摘柿子老人的不易,继续往前走。到了一片宽阔处,只见西面一处不大的房屋门匾写着“新华书店”,南面的一个大院是学校,透过锁着的铁大门,看见教室早已陈旧。往东走下一段石台阶时,正碰上从村边的大路上往上走的一位老农,穿着十分简朴,背着一篓东西。

走到大路上,路边一个指示牌上写着“东峪漂流”,指向一条向东的水泥路。不远处,一座不宽的小桥跨过宽阔的滹沱河,到达对岸。远处陡峭的山峰耸立着,光秃而灰蒙蒙的。路东一排旧农房,是我们午餐的地方。为了等原平市的文友们来了一起共进午餐,我们一行人便沿着大路朝南往前走。路边有三三两两的村民摆放着金黄色的柿子,红褐色的花椒和乳白色的核桃,这是当地的三大特产。

南庄村位于定襄县城东南方向,原是南庄乡乡政府所在地,现已归属河边镇。南庄(定襄当地老百姓又叫东峪儿),在山西的定襄、五台、盂县三县交界处。古老的滹沱河将太行山支脉冲刷成一条长达数十公里的峡谷,整个峡谷统称东峪,谷底奔腾着忻州的母亲河——滹沱河。南庄村就处在峡谷的中心地带,这里海拔仅600米,是忻州地区海拔最低点。它四周山谷纵横,大山林立,滹沱河水经南庄段流过,它时缓时急,蜿蜒流淌,给两岸峻峭的山峰平添了几分灵动之气。沿河盘旋着通往盂县的芙蓉国防公路,公路与河流两边,青山对峙,怪石嶙峋,山水交错形成一河谷(滹沱河谷)、两山寨(七角寨、八角寨)、三崖沟(水头沟、地公沟、白玉沟)。因此地风景优美、水流清澈,仿若仙境,当地人送它“小桂林”的美称。滹沱河边的芦苇地、水头沟的小瀑布,北道沟的一线天都是野外踏青、户外运动的好去处。白玉沟漫山遍野的红叶美不胜收,堪比北京香山红叶,每年都吸引着不少远道而来的游客来此观光赏景,怡情养性。

南庄的房屋依山而建,多由青石垒成,因此这里的村庄村貌很具农家特色,石板路,夯土墙。踏着高低不平的石板小巷,走进村中的石砌民居,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热闹,置身于乡村的安然和清静,让人品味到山乡的质朴与纯真,生活的散漫与悠闲。河水从村旁常年流过,永不停息,养育着这里的人们,造就了这里的人们善良包容和勤劳自足的品格。柿子树和花椒树长满路边和房前屋后。层层梯田旁,山谷间,都栽满了柿子树,其间穿插着花椒树。南庄是忻州唯一柿子产区,迄今已有60多年的栽培历史。以磨盘柿著称,其果实形如磨盘,其果皮橙黄、果肉松、纤维少、汁特多、味道甜、无核,当地群众称其“铁秆庄稼”。南庄有三宝:核桃柿子加花椒,已成为了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重要经济来源和重要途径。

我们来到了吊桥,这是一座穿越滹沱河的铁索吊桥。桥头有一位中年农妇摆放着花椒和蜂蜜。文友们和她盘谈起来,她说,吊桥至今有三十多年了,整座桥用木板和铁链搭建,有几百米长。她住在河对岸山那边的村子,养着七八十箱蜜蜂,蜂蜜是纯天然的,没有任何的掺杂。她已经在这里卖了十多年蜂蜜了。我们走到了吊桥上,俯看着桥下滚滚而过的滹沱河,加上脚下晃动的桥,胆小的文友早已吓得胆战心惊,竟然情不自禁地呼叫起来,赶紧伸手抓住身边的文友,在文友的扶持下,仍然提心吊胆的挪动着脚步,在“吱吱”作响声里慢慢地挪到对岸去。吊桥上的行走,让我们痛痛快快地体验了一把惊险和刺激的感受。

返下吊桥,往回走的路边,文友们摘下树上像枣一样软软的小果实,品尝着,还以为是未成熟的小柿子。当地文友刘老师说,那是黑枣,要等到冬天枣晒黑后才摘下来,然后再晒到稍微干晶晶的,一直放到第二年二三月才能食用,否则刚摘下来食用,小孩子吃多了,怕结住肠子。文友们听后恍然大悟。

吃午饭后,原平的文友们来了,我们一起驱车前往白玉沟。到达白玉沟村口,我们下车,开始步行往白玉沟走。白玉沟沟深山高,山清水秀,风光秀丽,适宜于春来踏青,盛夏避暑,秋赏红叶,冬恋白雪,四时景致不同,情趣各异。可惜的是,正是秋末初冬时节,我们来的不是时候,红叶早已落光了,未能看到满山遍野的红叶。踏着平坦的木板栈道或石路,沿着弯弯曲曲的山沟往里走,一条山泉水的小溪忽左忽右的潺潺地往外流着,奔腾不息。溪水清澈见底,落叶有的沉入水底,有的漂浮在水面上,水深处,但见水底铺着一层鲜亮的绿苔,煞是美丽而可爱极了,有的文友拿出手机,尽情地拍照起来。沟两边长着核桃树,花椒树,柿子树和不知名的树以及灌木丛,光秃秃的树木静静地站立在两旁,落叶也悄无声息地不弃不离的偎依在它的身边。偶尔见几棵柿子树上还挂着几个柿子,引得文友们仰望不已。白玉沟大约有十几里,枯黄的草色也难掩峰峦叠嶂的挺拔和秀丽。继续往里走,我们见到了酷似乌龟的大石头,上面写着“神龟吉祥”几个大字。再往里走,有一块又高大似椭圆的大石头挡在路旁。看样子,这块大石好像不是从两边的山峰上滚落下来的。那么这块大石是怎样来的呢?当地文友刘老师介绍说,这是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陨石,已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了。陨石底下,周围堆放着长短不一的树枝。刘老师说,那都是游客放下的,据说,只要用一根或长或短的棍子撑放在陨石下,就会治好腰腿疼病的。返回的路上,我想:虽然这次白玉沟之行,错过了赏红叶美景,但是我们却领略了白玉沟苍茫而赤裸的真面目,别是一番洞天,别有一番情趣溢上心头。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050cc3c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