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总在剎那间

2020-11-19 14:13:46  作者:摄影

今年秋冬季节有些跨界无常,连续40多天的阴雨天气,在秋天的末尾就让人有了寒冬来临的体验。大街上刚有大衣与羽绒服的身影,转眼又迎来气温陡升的艳阳高照。

初冬的暖阳普照大地,让人有了春天的感觉。趁着阳光和暖意,我们开启了周末法王寺木作、禅修、品茗、观光之旅。

法王寺

四川泸州合江县,曾因“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而闻名天下。位于这里的法王寺海拔800多米,系清朝同治年间皇家敕赐的十方丛林,它始于唐中,兴于宋元。

同治十年,法王寺方丈向皇上奏请大藏经一部,共计724函7168卷,得皇上“永远供奉,以光佛法”圣谕,ci禧太后亲赐“法王禅寺”牌匾和半幅銮仪护送藏经回寺。为此,法王寺“香火之盛甲于蜀南”的芳名一直流传至今。

这里树木葱郁,竹海涛涌,国宝级的红豆、银杏、岩红等千年树木掩映着法王寺的碧瓦红墙,衬托着它恢弘的飞檐画阁。

手工木作

我们在法王寺的观景台上做手工木作,偶得法王寺住持德祥大师的加持。他告诉我们:在纷繁的世界里,当你能够放下繁杂的期许,安心于一戳一锤之中,去与你手中的这段木头发生链接,去呈现它们最美的姿态和价值,其实这也是最好的修行。

初冬的法王寺很美。

金黄的银杏叶随风飘零,落在青石路上,撒在草丛中,散在路边的石水缸里,阳光下,呈现出它最后的凄美。

依然嫩绿的松针上,挂着昨夜的泪珠,阳光照在上面,晶滢剔透。地上的落叶颜色已经开始丰富了,黄的,红的,紫的,有的已经枯萎了,有的依然还顽强地活着。叶子不过是因为失去水分才开始变色的,正是因为这种失去,才有了深秋时节的缤纷。而这个季节我们最期待的的阳光,则成了落叶的催命符,加速了它们化为腐朽的进程。

法王寺景色

在林子里漫步,不时有鸟儿从眼前飞过,叽叽喳喳鸣奏着动听的音符。一只个头不小的鸟收起了翅膀,落脚在石头水缸的边上,离我很近,我都能够看清它的小红嘴和颈部微黄的羽毛。我傻傻的看着它,屏住呼吸,不忍打扰,这是它对我的恩宠啊,让我可以这么近的感受它的灵性。

那种被称作“红军粮”的小乔木火棘,一蓬一蓬地长在干枯的土沿边,挂在斑驳的老墙上,鲜艳欲滴的小红果从散乱的虬枝上垂吊下来,在阳光下分外耀眼。

那些叫不出名的野花,在冬日暖阳里拼命的绽放,努力呈现自己最后的娇美。

人在大自然中的开心应该是一种天性吧,置身于自然,眼前的一棵枯草,一株野花,一滴露珠,一声蝉鸣,都会让你心生喜悦。这时,你会发现身边那些即使毫不起眼的东西,便也成了真正的风景。

法王寺日出

据说,在法王寺的一切遇见都是讲究一个机缘巧合,包括登顶看日出。明明好好的天气,但日出并非一定可遇。

次日早上,天色微微发白,我们登上法王寺的制高点凤凰顶,去等候那份我们的期许。

晨雾很浓,站在高处俯瞰远处的小山丘,身影朦胧,犹如一副定格了的水墨画卷。天色放亮,微风带走一缕缕晨雾,农田与小河若隐若现。农家小院刚刚升起的炊烟也被晨雾带着,缭绕着缓缓游离而去。这时候,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缓缓拉开天色的晨帘。

早起的鸟儿开始放歌,寂静的清晨渐渐有了生机。

尽管浓雾笼罩东边的天际,头顶的天色还是渐渐亮了起来。而太阳却依然躲在浓雾下面,好像并不愿意让我们看到它跃出东方那一刻的容颜。

晨风很大,天色已明,我们开始失望了,准备返程。这时,同行的小伙伴用双手做喇叭,扯着嗓子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高喊:太阳,快出来吧,一点点都行!

话音刚落,神奇一刻真的呈现在东方的天际:一丝红线跃出云雾,慢慢地往上挪动,它那鸭蛋黄般的身躯,慢慢升了起来。从半圆,到了满圆,从微光,到刺眼,每一刻,都让我们欣喜和陶醉。我们不停地按动手中的按键,将它的飒恣定格成一张张悦动的照片。

法王寺日出

回程路上,我们开心得不行,因为这次法王寺之行,真是运气太好:得到了德祥师父的加持,做了手工木作,品了70年的老茶,遇见难得的日出,听了净心师父的讲解,参观了尚未开放的博物馆,感受了fo教文化的博大精深。在法王寺的一天一夜,我们被这些美好所感召,收获了愉悦的心境。

其实,很多时候,生活中的小确幸都是来自于我们的心情。一份热爱,一份真诚,一份感恩,一份知足,总会让我们捕捉到一个又一个刹那间的美好。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上可观苍穹,小可窥细微。忽然想到有一个字叫做戾,它的意境是家门口有一条恶犬,恶犬挡道,温柔总会被蹂躏。如果说一个人身上戾气很重的话,就会影响自己觉知美好的能力。

人生如此短暂,即便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我依然会选择卸下戾气,去遇见更多的美好!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f27934b8fe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