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大山里的生活

2020-11-17 23:01:08  作者:摄影

今年的夏天,对香夫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夏天,也是她近年来最喜欢的一个夏天。

2020年的八月,香夫人和先生自驾来到了属于湖南省一个大山里的避暑山庄。

一个多月大山里的生活,给予香夫人的不仅仅是有一个凉风清爽、空气新鲜的夏天,更是有一个能让人心神宁静、惬意并且超级接地气的田园生活。

香夫人由衷地喜欢上了这种大山里的生活。

她想,也许这里将会成为她每个夏天,甚至是一年四季都想来的地方。

避暑村庄四周环山,海拔1180米,站在村庄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满目郁郁葱葱,一座座民宿错落有致地矗立在各条通向山上的小路旁。曾被誉为红豆杉村的村庄负氧离子富足,夏季的气温比长沙要低6到8度,整个夏日里都令人感到非常地凉爽舒适,不需要风扇与空调,夏季最热的时候,不论是下午还是晚上都需要盖上一床薄被睡觉。

初来时,香夫人简直不敢相信真的有这样一方土地,让她完全没了夏日酷暑的压力,而且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和洁净,没有一丝污染,她感觉好像做梦一般。几天后,她才惊喜不停地跟先生念道:这是真的!这竟然是真的!没错,这里就是这样,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真幸福。

除了气候好、空气清新外。这里还有一绝——那就是一道道无污染的清泉从山顶引流入每家每户,每天人们都可以享用到清凉纯净的山泉水。

超级接地气大山里的生活,让香夫人感到特别的新鲜和好奇,她毫无顾忌地从一个山里人家走到另一个山里人家,在与他们一次又一次互动和交流的过程中,慢慢知晓了一些山里人家本真生活的模样。

朴实的民宿老板W家

香夫人和先生住了一个多月的老板W家,有两栋房,一栋是他们老两口住有两层楼的旧房,在旧楼的一层有一间柴灶大厨房,专门用来给客人做饭吃的地方;另一栋是一年前建好专门用来给来此地避暑客人住的民宿,共有四层楼12间客房。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大厅是给客人娱乐活动的地方,大厅外还有一个长长的凉台可供人们晾晒衣服。

老板W家在这栋新民宿的一楼的大厅(也是饭厅)旁专门建了一个厨房,大约有十几个平方米,专门用来提供给想自己做饭吃的客人用的。厨房里的设施非常齐全,橱柜、洗水池、挂件、插座板、台板都非常地规则到位,喔,还有液化气灶,火力超给力,厨房用起来觉得比在家里还大还要得心应手。

说起这厨房,这可是香夫人最满意这家民宿的地方,因为她与老公喜欢自己做饭吃。

老板家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包吃包住的,少有像香夫人他们这样完全自己做饭吃的,有些客人偶尔会自己加做一个、两个菜。

在八月旺季的时候,老板家吃饭的的客人有四五桌,一般都是以家人或朋友为单位一桌,老板则根据每桌的人数多少来提供菜的份量。最多的时候包括大人小孩有三十来个客人。老板W家的老两口带着请的一个帮手主理客人们的饭菜,儿子媳妇(民宿的法人代表是儿子,据说新楼是儿子媳妇出资建的)则因为两个孩子要读书住在县城,忙得时候,也正是孩子放假的时候,媳妇每天会带着两个孩子从县城买菜来到民宿同时负责整个民宿的客人接洽协调以及整理客房的工作,有空闲也会帮忙婆婆公公一起做饭,媳妇是民宿的主要负责人,婆婆公公只负责客人的一日三餐。

婆婆公公很爱干净,每当客人们吃过饭后,他们总是会把公共区域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桌椅摆放得井然有序,厨房里也是收拾得非常地干净整洁。

虽然他们做面食和餐饮都是才学不久,还达不到一定的水准,但是看得出来,他们总是在用心地去安排客人们每天用餐的食谱,尽他们的所能换着花样去给客人们做着不同的早餐、中餐和晚餐,尽量地让客人们吃得舒服和满意。

有时客人们还要加菜,跟他们买土鸡土鸭的,那么,婆婆就会到后山上他们家的鸡鸭圈里把鸡鸭捉回来处理,那可更是要让他们忙上好一阵子啦。

虽然每天都忙个不停,看起来蛮辛苦的,但婆婆公公的脸上可总是笑哈哈的。

婆婆公公有一片菜园和水稻田,在他们家民宿后面的山上。每当他们忙完一日三餐后,香夫人常常看到婆婆背着一个背篓说是上山到菜地里去。

有一次,香夫人和朋友们一起跟着婆婆沿着后山爬上去,来到了他们家的菜地里,大约爬了半个小时的山才看到他们家的菜园和水稻田。那么远——香夫人心想,她没想到他们家的菜地离家那么远。

举目望去,后山上的风景优雅美丽,有山有水有竹林,一片郁郁葱葱山峦,半青半黄的稻穗已经露出了丰收的笑脸,一条小径一直向山上延伸,只不过让人看不明白的是他们家的菜地里杂草丛生,草长的与辣椒树一般高,摘辣椒的时侯,不时地要拨开草丛才能来到辣椒树前。

香夫人和朋友们之前就注意到这村里大部分人家的菜地里都是杂草丛生,草长得老高老高的,比菜还长得高。朋友们私下里常常犯嘀咕——他们这儿的菜地都不用除草的,任其与菜一起生长,是不是这里的土质好——肥沃,不用除草,菜也长得好啊?不然,就是村里人不太会种菜或者有些懒不喜欢打理菜地。

香夫人的朋友们在家时也租了郊区的几块地用来种菜,他们从没见过种菜人家的菜地是这等模样。

直到有一天,香夫人与老两口闲聊时才将谜团解开——原来他们以往并不会让菜地里杂草丛生的,大家都会把菜园打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现在变成这样是因为这一两个月民宿里来的客人多,大家都完全没了时间去打理菜地,只能任草自由生长,所以这一两个月有民宿人家的菜地里便都成了我们看到的菜和杂草同时生长的模样。

原来如此。当香夫人把这个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告知公公婆婆——以为山里人家的菜地里长期都是杂草和菜一起竞相生长,而且非常地奇怪和不解这里的村民为何会让菜地的杂草满地皆是,长得比菜还高时,婆婆公公都哈哈大笑,当婆婆公公将客人们的这个疑惑说与其他的山里人听时,就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香夫人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误解。后来每当与村民们提起这个话题,香夫人也会非常开心明了地哈哈大笑。

说起这大山里的八月,现在对村民来讲可真是一个非常时节。六年前村里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安安静静、人烟稀少,没有夜市、没有摆摊的,村民们都过着或外出打工或各自在自家地里耕作的单调生活,如果是年轻人生活在这大山里,一定会觉得无聊至极。自从六年前,不知是谁发现了这大山里独特的气候和大好的空气资源,在县政府的支持下,村民们萌发并开起了民宿建造了一个可共各方客人来大山里避暑的基地,自此以后,大山里的八月便逐渐地开始热闹起来,村里的每个角落都有来避暑游客,整个夏日里,只见村里的每条小道上都有游客人来人往,特别是村部前的那条街上更是人来车往,夜市摊上的土特产特别是当地的黄桃和玉米,村民们卖得欢,游客们也买得欢,都开心的不得了,每家的民宿都住满了,有民宿的人家这时就必须全力以赴——把全部的人力和时间用来安排接待游客们的日常起居、一日三餐啦。

一个多月的时间,香夫人每天都有与老两口交流和沟通,已经与他们很熟,虽然,他们说得普通话不太好懂,但是香夫人还是很喜欢通过与他们的聊天去了解他们的生活。

老板的一家都非常的朴实无华,对客人也是有求必应,照顾的非常周到,特别是老两口,每天忙个不停,还总是笑呵呵的,为人非常地实诚,公公每天掌勺为客人炒菜,老婆和外甥媳妇两个就帮忙打下手,婆婆晚上喜欢跟香夫人聊天,说以前是她掌勺,后来因为摔了一跤,手受伤了,就转交给公公做了,但地里的活她还是要去做的,冬天里还要上山去砍柴,不然家里没柴烧,虽然现在可以买到液化气,但非特殊情况,他们家里一般都还是烧柴做饭烧水的,一个是习惯,二是村民们都很节俭,烧柴不需要用钱买,山上柴多,用点力气弄回来就行,在村里,可以看到家家户户屋前都囤积了许多劈好的干柴。

婆婆大字不识一个,她没读过书,不会写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但公公读到了初中。令香夫人感到疑惑不解的是,婆婆为什么不能跟公公学一学认字写字,或者说公公就不能在空闲的时候教婆婆认字写字。

不过,虽然不识字,婆婆却是一个非常明事理的人,客人们谈论的事情,她基本都能听明白个一二。

大山里没有经营民宿的人家

香夫人和老公在大山里住了不到一个星期,香夫人的邻居S和Z以及她们的老公也受不了家乡的炎热来到了大山里,他们不仅是香夫人的邻居,以前还曾经都是和香夫人一个单位的。

于是香夫人与他们一起——六个人开始了为期12天的集体生活。每天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出游,一起散步逛夜市,每天都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夏日里蓝天白云下的凉爽舒适的大山里的生活,呼吸着负氧离子极高的大山里的新鲜空气。

一天,S和Z外出闲逛时偶然找到了一家地里长着很有看相的苦瓜的人家,于是他们就跟农家买了几条苦瓜和毛豆,再后来这家就变成了一直提供给香夫人他们各种蔬菜的人家。

这户人家离香夫人他们住的民宿不远,走路一两分钟就到,这家老公姓Z,老婆姓L,他们家没有经营民宿,但是种了许多菜——各种品种的辣椒、茄子、黄瓜、丝瓜、冬瓜、南瓜、水瓜、四季豆、杠豆、毛豆、花豆、红薯、芋头、姜、葱、蒜还有空心菜等等,香夫人他们需要的蔬菜基本上都可以在这户人家买齐。

这真是让香夫人开心极了,她特别喜欢这种农家种的不用农药和化肥的蔬菜,每隔两三天,香夫人就要去一次——买一大些的蔬菜回来,他们家的蔬菜吃起来好吃极了,回味甘甜,蔬菜的原香味特浓,与外面市场上买的大棚菜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家老公常常不在家,香夫人只在一个下雨天见过他一次(下雨没有出去做工)。通常是老婆L带着两个孙女在家,L50岁左右,问她家里怎么没有建民宿,她说没有资金,家里有七个人吃饭,儿子媳妇在县城里租房打工,老公则每天早上骑摩托车去县城做零工,晚上7点左右回家,除了两个孙女外,还要供一个侄女在株洲上大专,这个侄女原来是L娘家爸爸领养的一个小孩,小孩管娘家爸爸叫爷爷,原来娘家还有一个弟弟,可以帮助爸爸一起抚养这个小孩,不料后来弟弟得病过世了,爸爸年纪大了无力再抚养这个孩子,于是,L就接替了爸爸承担起了抚养这个侄女的责任。

虽然老婆L与香夫人住的民宿家婆婆一样,也不认得字,没有文化,但是对人非常好,懂理性、脾气随和、大方,还很勤劳,家里菜地里都是她打理,同时还带着两个孙女。她常常表露出非常感激香夫人他们去跟她买蔬菜,他们的蔬菜除了旺季可以卖给其他需要蔬菜的民宿外(需求也很有限),再没有更多的渠道去推销这些家里吃不完的蔬菜,因为家家户户都种了菜没什么需求,另外山里离县城有七、八公里远,村民们不太方便把自家种的多余的菜拿到县城集市去卖。

每当香夫人来到他们家,都会非常地享受在他们家地里采摘蔬果的乐趣,有时候,他们家的两个孙女跟着一起玩耍,甚是可爱。

有一天去他们家,L带着香夫人参观了他们家现在的住房,房子是一栋两层楼的旧楼房,楼上楼下都有四间房一个大厅,每个房间都挺大的,但是每个房间没有独立的洗手间,也没有装修,因此目前不能用来做民宿。因为没钱建新房,他们家计划明年将此旧楼按照现在的酒店的标准改造并重新装修成每间房配有独立洗手间的民宿,除了留两间房自己住以外,至少有六间房可以用来做民宿经营,那么他们家从明年开始也可以像其他有民宿经营的村民家一样,也可以在夏天增加一些收入了。

除了L家,香夫人还认识了一个她住宿老板家的帮厨Y,Y是老板家婆婆的外甥媳妇,她见香夫人自己做饭,就马上告知她家里有一些自家种的菜可以卖给香夫人,如果香夫人需要她可以每天早上来老板家帮厨时顺便带过来。香夫人正好求之不得,每天都要吃蔬菜,这样就不需要到处去找农家买菜啦。

来到大山里,开始的十来天香夫人都是跟Y买的菜,她家的菜也不错,有西红柿、黄瓜、毛豆、茄子还有花豆等,不过相比后来的L家,Y家里的菜没有那么多,也长得没有那么好,况且她家住的地方离香夫人住的民宿老板家比较远,走路大约需要15分钟,香夫人看不到也享受不到采摘的乐趣,因此后来找到L家之后,香夫人就三天两头地两分钟就走到L家,想吃什么就采摘什么,哦,他们家还有三种特别吸引香夫人去的蔬果——那就是青红辣椒、糯玉米和苦瓜。没有施过化肥和农药种在高原上的蔬果吃起来味道就是不一样,辣椒肉厚浓浓的辣椒清香味还带有一点辣味正是香夫人最喜欢最想要的样子,纯正浓厚的鲜香糯玉米让人每天吃都吃不厌,还有那肥厚肉质的苦瓜也给人以夏日里极好的享受。

不过后来有一次,香夫人与先生去一个农家买此地的特产——黄糍粑时,很凑巧地遇见了Y,原来她家就住在那做黄糍粑村民家的旁边不远约200米处,香夫人感到有些意外地惊喜,因为她和先生散步走村间小道时常常路过这里,没想到Y的家就住在这条小道的旁边,香夫人忍不住跟随她参观了她家的菜园,她家种了许多的大花豆,先生特别喜欢吃这种新鲜的大花豆,后来香夫人就常常去她家买花豆做菜吃。

Y家也没有经营民宿,和上面提到的L家一样也是有一栋两层楼的老房子,三个女儿,老大已经大学毕业,在距离她家一个小时车程城市的一所学校里教书,今年还当了班主任,老二和老三在县城分别读高中和初中,平日里她家需要和老公的兄弟家轮流供养一个老母亲。她说,今年七月的时候,她和老公骑摩托的时候出行的时候被村上的小货车撞了,夫妻两人都受了伤,现在还没有完全好,因此平日里出去打工的老公这个夏天就只能在家养伤做点小杂活,而她受伤的脚也还是一跛一跛的,不过她仍然坚持跛着脚去别家民宿帮厨赚点工钱,她说不出去做工不行啊,家里光靠种菜作田供不了一大家人的开销,目前完全没有多余的闲钱用来新建或改建民宿。

后来香夫人回家之前还去Y家买了许多的芋头、花豆,还有一只土鸡和一只土鸭,准备带回家慢慢吃,她家的芋头和花豆的确很好吃哦。另外也到一个人在家带着两个孙女的L买了更多的蔬菜(她家菜比较多)——有一大袋辣椒、黄瓜、一个大冬瓜、两个大南瓜、一大袋苦瓜、一大袋红薯、一大袋茄子、葱,豆角,除了红薯,基本上她家成熟的蔬菜香夫人都要了。

民宿老板见香夫人买了这么多的蔬菜带回家,不禁调侃说:“你们这一个月都吃不完啊”。香夫人答道:“我们喜欢你们这儿的菜呀,你们这里的菜都是没化肥没农药的,而且你们这儿的夏季气温低,蔬菜的生长周期长,属于高原菜,相对别的地方来说,可以吃的时间更长一些,蔬菜特别嫩,不显老,就拿茄子来说吧,吃了那么长的时间都觉得特别的嫩特别的好吃”。

有三个女儿的弟媳家

香夫人每天从民宿里出来或者中午饭后在民宿旁一片竹林树阴下走步时,总会看见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在民宿对面的一栋两层楼房前的院子里,或坐在地上或躺在地上或吃东西或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在玩耍。有时跟她说话也不回答。后来香夫人从民宿老板家的婆婆公公那里得知,原来那里住着公公的弟弟弟媳一家人,那个女孩是弟媳家女儿,是一个脑瘫患者。

弟媳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已出嫁,老二——也就是那个不太正常的女儿从小就患有脑瘫,老三读初三。

当香夫人介绍几个朋友到弟媳家住宿过之后,只要有机会,弟媳就会不停地跟她吐苦水。

弟媳说他们家老二小时候发高烧不但脑子烧坏了,还患有癫痫病,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不会穿衣、不会洗澡等等,唯一知道的就是吃,不仅如此,她还有暴力行为,会抢路人的东西,会打人,弟媳说只好不让她出去,而且在家也不能离开人,必须有一个家人看着她。

弟媳说好累,那里也不能去,老公脾气不好,很懒,并且对她们母女几个都不好,整天骂骂咧咧的,智障女儿常常被老公骂得癫痫发作;还说她在生这几个女儿的时候受了很多苦,如果不是这个老二需要照顾,自己早就离开家出去做事啦。还说老三也不喜欢读书,准备读完初三就不去读书了,老三说要在家帮妈妈照顾这个脑瘫姐姐,让妈妈轻松一点。

香夫人听到这里马上表示反对,劝她一定要让老三继续读书,让她不能只看在眼前,要让老三有更好的未来。

之后,香夫人一直想知道弟媳家老三的真实想法,想和她好好聊聊。

碰巧有一天,那已经是八月底了,凉凉的秋夜,香夫人和刚来民宿的另外几个客人坐在民宿的大门外前坪纳凉聊天,正好弟媳家的老三来串门,香夫人就问她是不是不想读书了,她说是的,香夫人马上跟她说千万别放弃,要克服困难继续读下去,香夫人正想问她是什么原因让她不想再读书了,这时,对面一个50多岁的客人听到了香夫人与女孩的谈话,马上接口说,噢,不读书可不是一件好事哦。

接着,他对老三说,我跟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吧,你别看我现在这样是一个局级的警察干部,想当年,我也是农村里的孩子,我的父母有九个孩子,我排行老六,家里穷,读书没有我的份,况且爸爸看我调皮,认为我也不会喜欢读书,九岁了也没准备让我上学,可是当我看着哥哥们可以上学却不好好上,我想上学却又不让,于是,我就跟爸爸说我要上学,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我竟然喜欢上学,于是他说,哦,你想上学?那也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你要像现在一样,每天都要完成放牛的任务才可以去上学。听到可以让我上学,我满口答应了爸爸的这个条件。

自从上学后,我每天都起得很早,走很远的路,到山上去放牛吃草,然后再回家上学,天天如此,我很用功,暑假里还会去挖草药换点零花钱。

后来我比几个哥哥都会读书,考上了大学,在城里当了警察,工作事业、生活都已经成为了我想要的样子,现在我的儿子都已经读研究生了,你看我现在的样子,那里会想到我也是小时候家里穷吃了很多苦山里长大的孩子。所以话说回来,小妹子你现在一定不要放弃读书,不光要读,而且还要用心努力地去读,你现在还小,不读书回到家里也没有什么能力可以帮到你的家人,不如继续读书好好努力地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才,那时再来帮衬家里会更好。

听到这里,老三不住地频频点头,我也被这个客人的经历震撼到了,不觉感叹道:哇,你的这个小时候的真实经历太有说服力了。小妹子,你一定要向这个警察伯伯学习,好好珍惜现在的读书机会,相对以前这个警察叔叔小时候的状况,你家现在的情况可好多了,所以不要给自己找借口——放松和懈怠,一定要克服困难,用心好好努力加油。

后来,香夫人与先生聊起弟媳家老三时,不由地感叹:怎么会这么巧,那天与小妹子聊关于她想要放弃上学的时候,会遇到那个当警察的客人,说出来一个这么有说服力的亲身经历,真的是太好了,幸好有他在,不然的话,我们只会严肃地跟小妹子说一些大道理,想想都苍白无力。

村里有一个热心管事的民宿老板

香夫人与先生最初来到大山里时,因为来避暑的客人太多,各家民宿基本上都住满了,剩余下来的是一些没有独立洗手间的房间,香夫人和先生一时也找不到满意的地方,便在一家之前微信联系过的民宿先住了下来。

不过幸运的是,三天后香夫人他们就找到了后来那一家比较满意的民宿。

虽然在这家民宿住的只是短短的三天,香夫人感觉却像过了一个多星期那么久,不知是因为没有独立洗手间不方便,还是没有合适的厨房自己做饭吃,炒菜不方便,也或许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因为这三天里香夫人的大脑里接受的信息量超多,而且印象极其深刻。

初来乍到,对于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不论是村里的还是他们住的这家民宿的,香夫人都感到特别的新鲜和好奇。

首先,在这段有大量外地游客来避暑的期间,每天晚上,村部上都会有夜市,夜市里大部分都是村民向众多的来避暑的游客们售卖当地的一些土特产,也有附近的一些生意人特意来赶夜市。这时正好是黄桃盛产季节,集市上有许多的黄桃,游客们个个都开心地买许多又香又甜又便宜的黄桃,香夫人自然也是很兴奋地每天在晚饭后散步时逛夜市——每天都会买到不同的东西——买黄桃、买粽子、买鱼干、买农家地里的小菜、买黄糍粑、买笋干等等,买得开心,吃得也开心。

到村庄的第一天,香夫人和先生在民宿老板的女儿接待帮助下安顿好,在打扫房间的时候,香夫人就见到有一个年纪六十多岁像是老板的头发花白的男人一直在忙东忙西的,没有机会与他打招呼,直到吃晚饭的时候,香夫人才跟他说上话,果然他就是这家民宿老板,香夫人来之前微信就是跟他联系的。

他要香夫人与先生今天晚上到村部广场上去观看文艺表演,今天他已为此忙了一整天啦,说是县领导为了感谢各地来村里避暑的游客们而举办的一场民间的文艺表演。我问他,你是村干部吗,他说不是的,他说——他是属于热心的自愿者——去做义工帮忙的,村里发生的大小事情,村民们都喜欢找他来帮忙解决和协调。

晚饭后,香夫人和先生来到村部广场上,只见村民和游客都已经纷纷来到这里,或站着或坐着围在广场的四周,广场上歌声、琴声、掌声一片,一派热闹的场面。节目有县里请来的文艺表演者的表演的,也有游客们自己组织编排的。香夫人这时才若有所悟——原来白天在民宿里听到的吹号声或唱歌声,都是有些客人为了晚上的表演在练习。

接着,民宿里的第二天,在认识了民宿的老板娘后,香夫人心里便一直犯嘀咕——民宿的老板娘看起来比老板C要年轻许多,并且在她的旁边总有一个抱着初生儿的女儿,不时地帮忙接待客人和帮厨。香夫人不由自主地暗忖——这老板娘真显年轻,都有孙子了。

一次,老板娘读初三的小儿子带着香夫人去他们家的亲戚家采摘蔬菜,一路上走过去时,从小儿子的嘴里,香夫人知晓了一些他们家的大致情况。

他们家一共有四姊妹,小儿子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大姐嫁到离此地一个多小时车程的乡下,乡下有一片黄桃园,此时正是黄桃丰收的季节,所以每天在他们家民宿旁边棚下摆摊卖桃的便是他的大姐;二姐二姐夫住在县城,二姐刚生了baby两个多月,现在因为是避暑旺季,二姐每天会来帮忙爸爸打理民宿接待客人(此时香夫人明白了每天抱着婴儿在老板娘旁边帮忙的是他的二姐),到周末时二姐夫也会来帮忙到孩子;哥哥嫂子一家也住在县城,哥哥外出浙江打工,嫂子则在家带着两个孩子在县城读书,如今哥嫂的正在建一栋新的民宿与他们家的这栋民宿连在一起,不过因为资金不足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已经建好了第一层。

除了爸爸妈妈,老板娘的小儿子说,还有一个奶奶跟他们住在一起,奶奶已经九十四岁了,听不清别人说话,走路需要人搀扶,听说这个奶奶以前曾经是他们村里的老妇女主任呢。

第三天的傍晚,因为是暑假期间,老板读小学三年级的大孙子来到了爷爷家玩,他特别喜欢跟老板娘读初三的小儿子也就是大孙子的叔叔玩,两天的时光,香夫人和先生与老板娘的小儿子已经比较熟了,他们打了一会儿羽毛球后便与他们一起出去散步、逛夜市,这期间,香夫人感觉到他们都很渴望与大人沟通、聊天,小儿子说他自己很喜欢打篮球,可是没有什么机会学。——哦,打篮球,很好呀,那得先把自己锻炼得强壮一些,天天跑步和进行有关的锻炼才行,香夫人看着他那瘦削的骨架子说,要多喝牛奶,让你妈妈每天给你喝牛奶,长成一个健壮的大高个来,你还可以去参加篮球培训班。——埃,我爸妈根本不懂这些,我也没有办法去要求他们,小儿子无可奈何的说。

他还说,他们家多年前曾经靠种红豆杉卖树苗赚了许多钱,很早以前就建了一栋大楼房,可是后来爸爸染上了赌瘾,把房子输掉了不说,还欠了一身的赌债,到现在还没有还清,虽然现在新建了民宿,但也是借钱建的。

听到这里,香夫人无语了,想不到热心的老板还有这样的一段历史,让孩子们都替他感到担忧和遗憾。

后来有几次,在村部的一个小卖部里,香夫人和先生曾见过这个热心的老板在与几个年轻人打纸牌,百元大钞放在桌上也比较抢眼,香夫人心里不觉为他的不觉悟感到很遗憾,但愿他只是很小很小钱的娱乐一下,但愿他能体会到孩子和家人的担忧。

之后还有一件香夫人不知情的事,那不是老板的小儿子说出来的,而是香夫人在厨房炒菜的时候,老板娘的帮厨悄悄告诉她的——小儿子的妈也就是现在的老板娘是老板C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妻子过世了,他上面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是老板的第一任妻子生的,只有这个小儿子才是现在的老板娘生的,他妈比他爸要年轻将近二十岁。——原来如此,香夫人恍然大悟。

年轻的老板娘很能干,老板家大约有三十间民宿,来的大部分都是包吃包住的客人,每天吃饭的客人、帮工和家人有七、八十个,老板娘负责所有人的一日三餐,所有厨房的事情都是她带着两三个请来帮忙的帮厨一起完成,她每天早上忙完早饭后便骑着摩托车去县城买菜,有时还要换液化气。每当忙完晚餐,9、10点钟的时候,香夫人见她还在仔细地把大厅里餐桌和厨房里的用具、灶台等等擦得干干净净,另外还要喂鸡喂鸭、种菜等等,但是家里的话语权和收钱的事还是老板掌管的。

第四天,香夫人和先生找到了一家有独立洗手间和专门供客人做饭用的厨房的民宿,便离开了老板C家,老板和老板娘虽然感觉是有一些遗憾,但也没办法,因为他们没有更好条件的房间空出来,对于香夫人来说,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似乎也感到有一些依依不舍,她总记得那一天老奶奶生日时,老板娘还专门装了一碗土鸡汤给她和先生;更让香夫人感到遗憾的是再没有机会与老板娘的小儿子进行更多地交流,以便能尽她所能地去引导和帮帮他,让他在自身的学习和成长中懂得更多、眼界更宽(他的学习不是很用功只是应付了事的程度)。

卖鸡鸭的男子

住在大山里一个多月,香夫人外出时常常在村里的一个三岔路口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不时地在他家老屋的前坪里帮客人清理杀好的鸡鸭。

男子老屋的前坪靠路边有一口中等大小的水缸,缸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清澈秋凉的山泉水,香夫人每次路过那个三岔路口,都会绕有兴致地驻足看他做着这件事情——只见他不断地用缸里流出的清水仔细地清理干净鸡毛或鸭毛,甚至鸡肠鸭肠都被他用那清泉水在青石板上搓洗的干干净净。

男子家里没有经营民宿,他和老母亲两个人住在一个很旧的砖砌的没有粉刷外墙的屋里,只有一层,共有三间房,他和母亲一人住了一间,还有一间做杂屋。

他家虽然没有民宿,但是每当夏天避暑旺季,他和母亲两人卖鸡卖鸭,听他母亲说偶尔也会有客人在他家吃饭。他家屋子的位置好,门前的地域比较开阔,很大的一块前坪,如果经营民宿,不用担心没有停车的地方。他家喂养了许多的鸡和鸭,还有鹅,都被他圈在他家屋前的右边围栏里,男子还在他家屋前的墙上挂了一个大喇叭,喇叭里常常传出很大声的流行歌曲的音乐声,不时引来许多的客人前来观看和购买他们家的鸡和鸭。

香夫人曾经找这个男子清理过三次鸭子,但每一次的感受都不尽相同。

香夫人住的第一家民宿也就是没有独立洗手间的那家民宿就是他们家的前面的那一栋,中间隔了一天沥青路,那时香夫人就听民宿的老板娘说他们家的鸡、鸭是从县城买来没多久圈在家里给卖的,基于这个原因,香夫人就没打算从他们家买鸡鸭,有一次,香夫人从另外一个村民家里买了一只喂养时间较长的鸭子,虽然村民已经将鸭子杀好清理了一下,但不太干净,于是香夫人就把鸭子拿到这个男子家,请他帮忙再清理干净一些,说给他5元钱(因为一只鸭从杀到处理干净的价钱是10元,这只鸭基本上已经处理好,只需把毛拔干净一些和处理一下鸭肠),他没出声,拿起鸭子就清理起来,这时,他的母亲过来了,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怎么不买我们家的鸭子,我们家的鸭子多好。香夫人不好怎么回答她,只问了一下他们家的鸡和鸭怎么个卖法。

很快男子弄好了鸭子,香夫人或许是觉得没跟他们买鸭子有点抱歉,也或许是看他们比较穷,就还是给了男子十元钱。男子的表情有些讶异,但依然没出声。

这是第一次直接与他们家交流,香夫人觉得男子话不多,母子俩生活不易。

第二次去他们家是在县城农贸市场赶集的那一天,香夫人的朋友们从市场买回一只鸭子,香夫人和朋友一起拿着鸭子便去男子家,碰巧男子不在家,香夫人和朋友说明来意,男子母亲在家却不愿意帮忙杀鸭和清理,嘴里还嘟嘟囔囔地用本地话说了一些一大堆的话,好像是说不是跟她家买的鸭子不杀,没多大一会儿,男子回来了,香夫人又跟他说了一遍,请他帮忙杀个鸭子,男子正准备接过鸭子,不料这时他母亲上来跟他叽叽咕咕说了一些,结果男子也说不杀啦。后来,香夫人又跟他说了很久,男子才勉强答应说要20元才杀(一般10元),香夫人只能由他了。这次,香夫人对他们母子俩的感觉就不仅仅是生活不易了,她不由想到——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这穷也是有原因的”。

第三次去他们家是香夫人有一对老友夫妻从长沙来时已近九月,大部分的游客已经回家了,大山里已经冷清了下来,以往的大小山路人来人往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熙熙囔囔的几个人走在路上。

老友夫妻俩说长沙这些天还是很热,每天都需要用空调的,到了这里感觉这大山里像世外桃源,与外面炎热的酷暑相比,真的不是一般的凉爽和舒适,他们本来计划住一、两天就要走,结果住了一个星期不得不回去的时候才回家。

期间,老友来的第一天,香夫人先是在老板家买了一只土鸡招待老友,朋友赞不绝口。后来香夫人和朋友想再买一只鸭子吃,无奈大部分民宿老板家鸭子都卖完了,香夫人就只好带老友去那男子家买鸭子,走在路上的时候,正巧遇到那男子骑个摩托准备去县城集市。听说要去他家买鸭子很开心地和香夫人他们一起返回家里。

香夫人又一次来到了男子家的水缸旁,清澈的山泉水依然涓涓不断地从水缸里流出来,她经过水缸径直走到男子家圈养的鸡、鸭栅栏边,看到以往渐渐变少的的鸡、鸭又变得多了起来。

男子捉到一只鸭子过称后就开始烧水杀鸭子啦,他母亲这回不吱声啦,还配合儿子一起来清理鸭子的毛。

此时,香夫人和先生、老友与杀鸭子的男子聊起天来。香夫人问男子今年买了多少只鸡和鸭,男子说有一百多只鸭子、六、七十只鸡,十几只鹅。哦,那很行呀,卖了这么多,香夫人赞道。

朋友则问他:你们家屋子位置这么好,后面是山,前面是一块开阔的平地,如果建一个三、四层的楼房还可以弄一个很大的停车场,有计划建一栋民宿赚钱吗?他回答说没资金。

其实,香夫人的老友这几天正在考虑一个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夏天来这里避暑,因此这里的民宿在夏日里理论上会一年比一年紧俏,外地的客人如果有事来迟了就很难找到中意的民宿。他听说这里有些客人已经投资买了一层楼或几间房以保证夏天随便什么时候来都有民宿可住,因此也有点想投资的意愿,但对于这种投资方式的具体条款和细节,香夫人和先生也不清楚,所以,老友就与在清理鸭子的男子说到了这个话题。

男子说他们村上现在就有一家在建的民宿是客人投资的,20万元一层楼,一般有四间房和一个大厅可享有所有权。

老友和男子都饶有兴趣地聊起可以怎样建,建几间房,哪里建厨房,前面要留多大的地方方便停车等等,接着还互相留下对方的电话号码,添加了微信。

四个朋友或者亲戚一起投资民宿的一层楼,一般是有四间房,每家拥有一间房的支配权,其实还是很划算的,如果真的可以实现的话,那每年夏天都可以安心地来大山里住几个月,享受一下这里绝好的空气和凉爽的气候,不用每到夏天就要早早地操心预订大山里的民宿,不需要总是担心稍晚一点就没有合适的民宿可住啦。

香夫人也很希望有这样的机会,但转念一想,这里边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恐怕愿望难以实现。

首先,在接触了几次之后,香夫人对这母子俩实在有些摸不着底,能不能与之达成一个公平合理的投资协议,值得怀疑;其次,仅凭双方的协议而没有法律文件的交易也是不靠谱的,听说连村委会都不会出面证明和监督双方协议的条款;再则,这母子俩一个钱都没有,整栋楼的资金都需要客人来出而不是只要出一层楼的资金,这样的话,对客人来说会处于一个很被动的地位,再说也没必要投资整栋楼。

由此看来,此合作很难被实施。

开始,香夫人还以为,这男子老大啦还单身,是因为家里穷,没女人愿意嫁到他们家,心里还有些可怜这母子俩,但后来,听说,以前他曾结过婚,只是老婆多年前不知什么原因出走——离开了他们母子俩。

大山里的女人们

一个多月大山里的生活,香夫人有些惊奇地注意到,村里四、五十岁以上的女人大部分都没有文化,有些只读了一、两年的书,如之前香夫人文中提到的那些在家不停地忙碌的女人们。她们大部分都承担了家里所有的活计,包括带孩子,到山上砍柴、背柴回家、种菜、做饭等等,而男人们呢,只负责到外面打工或做手艺活赚钱,似乎这些才是男人们应该做的。开始香夫人不明白,为什么常常见到的多是女人去地里干活,她和先生还总是开玩笑地说这些老板(男人)不去地里帮忙干活,因为对这些城里人来说,这些都属于较重的体力活,都要女人去做有些不公平,而他们就笑笑说:当然要她们去做啦。看来大山里还是在沿袭着男主外女主内的旧传统思想,并且还有女子不用读书也照样过生活的不利于女性成长的人生价值观。

一对浪漫牵手老人

大山民宿里的生活改变了人们在都市里生活的那种常有的方式,游客们特别是住在一栋民宿里的客人们不再是关门闭户的基本不来往的路人,而都像是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的成员,因为民宿的房间外基本上都有一个大厅,楼前还有一个大大的前坪,民宿老板在大厅里和前坪上摆放了许多的各式靠椅、藤椅和凳子,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没有外出的客人们便都喜欢坐在大厅里或前坪上,认识或不认识的客人都在一起天南海北、海阔天空地大聊特聊,每每这时,老板一家也会参与其中。

香夫人特别喜欢这种超级接地气的生活,她住在一楼,虽然有些吵闹,客人们也时常传来过往,但她仍然喜欢时常开着房间门,一边欣赏着房间里蓝牙音响流出来的悦耳的歌声,一边坐在大厅里或前坪上与各方来客聊天,倾听着来自不同地方的客人们聊着各自不同地方的文化、工作和人生。

有一对老人,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和议论,他们天天如此——太太在前、先生在后手牵着手,从香夫人他们住的民宿旁边那条小道上漫漫地上走出去,再走回来。

他们住在香夫人他们住的民宿后面一家民宿,因此每当他们出去逛街的时候都会经过这里。

一天傍晚,这一对老人来到香夫人他们住的民宿前坪上小坐聊天。不聊不知道,聊了之后大家都对他们刮目相看,同时也都自叹不如。

先生说:他和太太现在75岁了,最近十多年来,也就是先生退休以后,已经走遍了世界各地包含法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意大利、俄罗斯、美国等等,然后是国内各个省,除了太太有几个省没去过,其余的他们都去过了,他们不是自驾游,一般出国是跟团游,国内则大部分是自己坐车、坐飞机去。

先生说他一直坚持写日记,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已经几十年了,每天都会把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可惜最近两年,他的眼睛因为白内障动手术失败,有些看不清了,写日记只能由他口述,要太太代笔记录,因为眼睛的缘故,走路的时候,因为看不太清楚路,先生需要由太太牵着手引导走路。

原来如此,人们听后恍然大悟,这就是他们总是手牵着手走路的原因,虽然牵手是有原因的,但也不难看出他们的感情却是真正地浪漫情深的。人们不约而同地称赞他们,见多识广,有勇气、有闯劲,能在退休后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即便到了目前的状况——先生有眼疾,太太听力不好,且两人走路都比较缓慢,却还是坚持不依靠儿女自行外出,继续寻找着他们想要的生活。

佩服和羡慕之余,香夫人由衷地祝福他们。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86534b30f2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