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的猫,和雅典的乞丐

2020-11-17 21:16:51  作者:摄影后期

我们在雅典很快就遇到了乞丐。从机场出来坐地铁,我们两个都紧张兮兮地抱着自己的包。毕竟听说过的在雅典被偷被抢的故事太多了,多多少少会感到害怕。但是其实雅典的地铁还好。一开始我们两个都觉得盯着我们看的人不怀好意,后来发现其实人家只是没怎么见过东亚女生而已。

在车上一边对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希腊字母(“那个不是求和的字母?”“不不,那个是S。”)发表一些毫无意义的观点,一面小心注意着周围的景象,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道地的人接近。但这实在是太过难以判断,整个车厢里能让人觉得道地的人恐怕不到十分之一,剩下的大约就是村上春树所说的“希腊左巴”,穿得虽不至于破破烂烂,但至少可以说是邋邋遢遢。不过其实也是因为希腊的民族性也说不定——人家就是不想要穿得正正经经的,又不是英国人。

然后就从车厢的那一头传来了手风琴的声音。

原本以为是站台上的表演者,再仔细一看原来人就在车厢里。因为在澳洲和英国很少见到在车厢里的乞讨者,所以对于安小姐来说是挺新鲜的事。我倒是在北京见过几次,所以做好了心理上的精神准备。乞讨者是三个少年,两男一女。两个男孩看起来年纪比较大,可能有十四五岁左右,在后面拉着手风琴。女孩年纪比较小,可能只有十二三岁吧。两架手风琴的技巧可以说相当不错,和音也相当漂亮,恐怕是下过苦功夫练的。女孩拿着一个一次性杯子,里面装着几个硬币,相继在乘客面前摇晃着。感觉起来大概是吉普赛人?但是是希腊本地人也不无可能,毕竟希腊和土耳其的恩恩怨怨,希腊人多少看起来都有土耳其的血统。

其实要说的话,以他们的表演技巧,我是愿意给几个零钱的。而且看起来实在可怜——这个年纪多半应该是要在学校念书的,为何会沦落到上街乞讨的故事也不得而知,大约真的是不愿遵循现代社会而生存的吉普赛人吧。但是,听过太多吉普赛人高超的盗窃技巧,身上满是欧元大钞的我们也不想要拿钱包出来,只能冷漠地看着他们走过。整个车厢都没有人给他们零钱,直到最后才有一个老太太拿出几个铜板放进女孩的杯子里。

第二次遇到乞丐倒也很快,就是到达雅典后的那天晚上。到旅馆放下行李之后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行李被偷被抢了。清空背包轻装上阵,我们决定去卫城脚下随便逛逛,毕竟天已经半黑了,卫城之类的也已经关门,也只有在街上走走看看了。

我们当时的目的地其实是一个叫做Plaka的地方,不管哪本旅游手册都提到这里,据说有不少咖啡馆和小酒馆,充满希腊风情。但是对着google地图我们却只能在周围打转而不得其门而入,着实令人十分困惑。到最后我们也放弃了,嗨,不去也罢,便打算买点小零食绕着卫城随便走走。我们挑中了卫城博物馆对面的一家小商铺,就是那种没有座位买了直接take away的小店,便点了菠菜肉饼和咖啡。在等咖啡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老婆婆接近了我们。

“/#(×&¥%()@&——!”她说。

我和安小姐对望了一眼,完全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JH/#%OI/#&$。”她又说了些什么,并且对我们伸出了手,说了一句“please"。

啊,这下看懂了,原来是在乞讨。

怎么办?我对安小姐用眼神询问。

她耸耸肩,意思是只好当作没看到了。

“Please。”乞讨的老婆婆又强调了一遍。

本以为她看我没有要给钱的意思就会默默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意外地固执,站在我们旁边就是不走。店里的服务生问了问我们对咖啡的要求,我们又加点了两个看起来很好吃的小圆饼,然后店员连看都没看那个老婆婆一眼。

最后小吃店给我们算了帐,不到5欧元(真的便宜!),看到我们拿出钱包给钱,老婆婆又说了一些什么,当然还是没听懂。

我们把钱收好,她看似乎没有希望了,于是便默默离去,到旁边的公园里去坐着。

后来绕着卫城走的时候,我说:“感觉那个老婆婆似乎很可怜的样子。”

“是啊。”安小姐说。

但除此之外我们也对这个话题没有多说什么。

给乞丐钱未必是帮助这个社会,乞讨者的存在绝不仅仅只是给零钱就可以解决的,随之而来的犯罪行为,更多的乞讨者,不劳而获的社会风气等等,这些道理我们都懂。

但是怎么说呢,心里面的不舒服总还是难以消失。

雅典有很多猫,有一些大约是家猫,另一些大约是野猫。猫这种生物嘛,自由自在浪荡得很,就算是家猫也有野猫的一颗心,所以着实难以分辨。

但是雅典的猫在我去过的所有城市都算多的,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见到猫。有些猫窝在人家的窗台上晒太阳(家猫?),有些猫在两千多年的石头堆里游来荡去(应该是野猫?),扒拉着这些被运来这里,打磨成型又重新变得难以辨认的石块,寻找食物,或者找一个安全的角落窝起来。

大多数时候这些猫都不理人的,你拿出手机给他们拍照,他们也只是看你一眼,继续晒自己的太阳,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

然而有一只猫与众不同。

我们当时在Monastiraki附近的一家餐厅Oineas吃饭,这只猫就来造访我们了。

我们点菜的时候就看到这只猫在周围闲逛,但只当作是雅典众多野猫中的一只,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我们的面包端上来,这只猫便在我们面前站定。

我们低头去看,这只猫马上拿出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们。

这眼神我太熟悉了,我们家猫要罐头的时候就这个眼神。

“呃,猫,吃面包么?”安小姐问我,虽然因为旅居在外不能养猫,但显然她是猫的爱好者之一,一路上不断追着各种花色的猫拍照。

“呃,我家的猫不吃。”我家的猫只吃螃蟹罐头和金枪鱼罐头,娇生惯养得很。

“那还是不要喂它面包了。”安小姐下结论。

于是我们拿出面包,抹上橄榄油,撒上盐开始吃。

那只猫用有些愤恨的眼神看着我们,但我们一低头,它马上变成楚楚可怜的表情。

这个表情在章鱼端上来的时候更夸张了,大概是闻到了海鲜的味道。

“哎呀你看她。”安小姐不无爱怜地看着这只小猫。

“怎么样,要不要给一点章鱼?”

“唔,如果我们吃完有剩的话,就给他一点好了。”安小姐说。

不过那天的章鱼很对我们的胃口,所以我们全部都吃光了。不过后来又点了鱼。希腊的鱼端上来的时候都是一条完整的烤鱼,然后店员很亲切地帮我们挑掉了大的骨头,只留下鱼肉,鱼头和鱼尾:“不然等一下把鱼头喂给它吧。”我建议。

在我们吃饭期间,这只猫一直在我们周围转来转去,试图在不同的客人面前卖弄可怜,以换取一些美味的食物。不过其他客人似乎无动于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希腊人已经熟悉了野猫这种生物,而游客们也如同我们一样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食物喂给野猫。

马路对面的另一只野猫出现的时候,我本来以为是同一只,因为花色十分近似。但是仔细一看又完全不同,因为那只猫看起来十分胆小的样子,一直盯着餐厅的垃圾桶看,但是因为店员小哥在附近的原因又迟疑不敢接近。要我说店员小哥实在亲切,估计不会对猫做什么。注意到我们的眼光,他也耸一耸肩,意思大概是这猫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一会,在店里乞食的这只猫注意到了那个不怎么像样的入侵者,便威风凛凛的走到对面,在入侵者面前弓起后背。胆小的猫见势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掉了。

清理掉了侵略者,乞食猫又回到了店里踱起步来。大概是我们给它的关注最多,它也最常在我们面前停留,还不时在安小姐的脚下蹭一蹭提醒自己的存在。可是因为食物实在好吃,后来上来的鱼我们也全部都吃光,只剩下鱼头和鱼尾。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它鱼头的当儿,店员已经上来把盘子都收走。那只猫抬头看了我们一下,用鼻头不屑地哼了一声,便转头去美国游客那桌把刚刚的手段从头到尾再使一边。

雅典餐厅结账的速度一向十分缓慢,我们表示吃完了之后,老板娘又过来端上了赠送的甜点。我们本来还奇怪为什么老板娘对我们这样热情,后来才知道希腊餐厅的甜点一般都是赠送的。一边慢慢享受着难得的阳光,一边吃甜点的样子,马路对面那只胆小的猫趁着店员小哥不在,嗖地从垃圾桶里拖出一个鱼头,叼到角落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原来也是个中老手。只能说各种个性猫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这点和人类倒是也相差不远。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后期]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03cd13e0a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