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杭州喝茶记:深藏西湖边的云栖竹径

2020-11-17 21:12:58  作者:手机摄影

秋天来得无声无息,敏感的人儿,在那酷暑之时,已听到秋声。蝉声不再聒噪,蛐蛐的叫声渐渐微弱,原来是秋来了。

到了秋天,会格外思念江南的桂花,除了桂花,还有好吃的鸡头米和缠绵淅沥的秋雨,希望可以去江南旅行。江南人像保护眼睛一样,珍爱他们的绿水青山。

那么,就去江南的竹林里走走吧,竹林的名字叫云栖竹径。云栖古寺:古树 古亭 古道

吴越国王于公元967年在这里建云栖古寺,寺距离西湖12公里,竹林深处有庙宇可闻钟磬声,初名“云栖梵径”,建国后改为云栖竹径。

寺有三古,昭示着曾经的繁华。

古树

有三颗树龄一千年以上的枫香树,树干三人才可合抱,树高34米。

这树都成精了吧,这是我的许愿树。相信这颗树是有灵气的。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树啊,你等了一千年,无悲、无喜,等到了我么!

古亭

有洗心、三聚、回龙、悦性、皇竹、遇雨等亭。

最喜洗心亭。亭在入口处不远。亭边有水池,曰,洗心池。

亭边有人在拍古风摄影,女子穿着晋朝的服装在水边泼水。晋朝人都是衣袂翩翩,在竹林里弹琴、歌咏、喝酒吧。

也喜回龙亭,亭在山腰。它墙上的白框可以让你产生错觉,以为把自己放入了画框里。

在回龙亭。我遇见一对母女,女儿来此地出差,顺便带着母亲来旅行。我们互相拍照,女儿说,“你做个比心的动作,会做吧?”看我笨拙的样子,她就手把手教起来。无奈我这个人肢体不协调,她嗔怪道,“你是我见过比心比得最丑的”。那位母亲在一旁说,“背挺起来”,“你挺直啊”,“拔一下”,听到她那东北腔说着“拔一下”,没把给我乐死了。照片里可以看到,我的背的确很“挺”很“拔”,这得多谢那位母亲不停的唠叨。唠叨是一种爱。

这位母亲,到老年了还如此注意体态呢。我问她为什么背这么直,她答,我是歌舞团跳舞的呀,我退休了。她看到她涂着好看的指甲油,心想,下次也给我的老妈妈涂一下。

也喜皇竹亭,亭在山顶。记得去年今日,一家人带着小孩走到了山顶,小孩在皇竹亭边一角看石头、看蚂蚁。记忆中亭边是非常大的空地,如今看来只是很小的一个角落。去年,我用两岁孩子的目光看这里,今年,我用三岁孩子的目光看这里。去年,我们在亭子里避暑,今年,小孩跟着爷爷奶奶过暑假。

古道

竹径中央的青石板与两旁的卵石之间用黑砖相隔,当时以中央为御道,专供康熙,乾隆行走。

明代莲池法师曾在此居住过,清代康熙和乾隆多次来过这里,这些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成为过去。

我走在竹林古道上,山风无比的温柔,无比清凉,全然不同于红尘里的酷暑,有时空穿越之感。

走一会,就出汗了,夏天出汗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更何况一路翠竹、小径、清溪、鸟鸣、亭台……

高山茶遇见云栖竹径

朋友去台湾,给我带回一盒杉林溪铁观音。杉林溪,在台湾南投县的山里,海拔一千多米。那里盛产高山铁观音,简称“高山茶”。

朋友一抵台就隔离十四天,回来在厦门酒店也得隔离十四天,这茶也跟着来来回回隔离二十八天,当真来之不易。

我把茶拿到洗心亭边,在洗心池的青石板上,铺上茶台,光是看着就神清气爽。

此茶有高山气。高山气是一种什么气息呢?

是颜色的清淡。海拔愈高发酵时间愈短,所以颜色淡。越低海拔,发酵时间越长,为去除茶的苦涩味,茶色愈深褐色,也就没有那“高山气”。

是清凉感,是颊齿生香,就像人在竹林里风吹过你的脸颊,就像恋人的唇在亲吻你。

最神奇的是,喝到后来,到第四、五杯,差不多喝到到1l时,甜味出来了。这甜味开始是没有的。这一刻惊艳。

是什么样的甜,那是一种天然的甜味,像丝瓜的清甜,若有似无。

干净,不浑浊,就是上等好茶。叶片干净、茶色干净、口感干净。我用农夫山泉来泡茶,喝到口腔、喉咙、五脏、肺腑,都清净。

山中一日,林中一日,可抵十年尘梦。若是秋来,也不怕了。

版权声明
本文为[手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ad64509e51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