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的性格

2020-11-17 21:12:52  作者:手机摄影

不知道这是立冬后的第几天了,平日难得有暇像今日这样在园中走走,面对满园落木,忽然就想,人有性格,树木其实也是有性格的,而且和人一样,各有各的情性。

金银花科

在这个园子里,这种丛生的灌木占了相当比例,而且如今看来,它自始至终都是美的。春天开出小小的白花,黄蕊,两两并蒂,记得我曾特意拍照上网查阅,曰:金银花。金银花是有名的药材,欣喜之余采了一大捧,回来用鲜花泡茶,毫不夸张地说,绵密清香之最,胜过了我平生曾经品尝过的所有的花茶,实在是有味有韵有趣,为此贪婪地采了好几回,只可惜晾晒时受潮变味了。不过,朋友们说,这不是金银花,金银花要比这个大许多,后来在别处看到了金银花,果然不同。

不过无论怎样,看到它,就想起了当时采茶的好心情。更何况如今它出落得如此明丽动人与众不同呢。

被冻紫了

这一棵就像人的面色一样,耐不住冷风的侵袭,脸色都变成了紫茄子,不过依然坚强的固守在枝头不肯认输。

树化石

这是一棵高大的树木,通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绿意,然而树冠上的叶子依旧茂密如初,不知道究竟是真的死了还是枯叶未落,仿佛瞬间成了化石一般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

松油

见过这种景象吗?我可是头一回。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松油吧?应该是经过了园丁的修剪,许多断枝处都长长短短的垂挂着这种半固体状的透明物。用指尖轻轻一碰,便有粘人的细丝拉得很长很长,嗅一嗅香气扑鼻,一个并不陌生的字眼忽然跳了出来~松香!从前这只是一个词,如今它已是一种切切实实的体味了。

迷彩桐树

桐树是大方的,阔达的叶子落在路上很快就铺得到处都是,但是树冠上还有许多许多,我在想迷彩服的布料大概就是以这个时节的桐树为原型的吧?黃绿干枯无所不有,仿佛一座时钟,书写的是四季的经过。

金碧辉煌

如此耀眼的黃,无论如何都是会打动人的,而它,就生长在我每天都能触目所及的地方,已经很久了,这一片明艳的金色日臻完美灿烂辉煌。

掰不开的果子

最初我以为是无花果,可是无花果早就过季节了呀,一片衰色中却又结出了果子,能不令人生奇吗?我忍不住采了一颗想探个究竟,费了好大劲才摘下来,根蒂处立马冒出了白汁,掰开果子看看里面吧,可是怎么也掰不开,最后也还是没有开,这一簇簇青青的小果子给我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迷。

听天由命的叶子们

像这样的零落是入乡随俗的,顺其自然不去抗争,叶子们即使没落但也耷拉着头随时做好归根的准备,这也该算得上是一种从容吧。

累累果实无人问津

这些小果子长满了一树,却没人采摘,尝一尝,酸酸甜甜涩涩的,口味很是丰富,从它们的果实就能想见到春天的花朵该有多么绚丽多彩。

月季园

一样开花为何迟

在花卉中,月季一点也不名贵,可是她却是我的最爱,就是因为她的品格太高洁了,春天最早送来芳香,如今还在绽放,她的生命跨过了漫长的四季,这是任何一种花木都难以比拟的坚韧与恒爱。

源于此,今日的我,犯了一次多年来都不曾犯过的大戒~折枝。好在这已到了剪枝的季节,故而少了些负罪感,因为实在是太爱了。冷风瑟瑟中手执一茎粉色花走着,真希望有谁迎面走来为我摄下一个影像,为一朵花,也为执花的人。

写下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这朵花就陪在我的桌案上,醉着写着。

即使醉着写着,也没有忘记诸多的树木们,我与它们打过招呼就算相识了,它们的个性在这个季节都彰显了出来,抗衡也好,随性也罢,我想各自都做了最好的选择,就像最初的登场有早有晚一样,冬日的谢幕也有急有缓,而我们也只是它们眼中的过客,驻足流连和无视而过,都是寻常。

这个上午,我很高兴能拿出足够的时间来与满园的树木们谈心,而且如此安静美好,相互理解,就像我从来就是风雨之中的某一棵植物某一片叶子一样,随风起落,时长时消。

版权声明
本文为[手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c2759ca909f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