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入壶瓶山,邂逅惊鸿面

2020-11-17 21:05:00  作者:摄影

秋天的山林,树叶黄的黄了、红的红了,绿的还绿着,它们从青葱岁月走来,走向生命的枯黄、再走向衰败,在自己的域内肆意地绽放着、舒展着,虽然都逃不过落叶归根的宿命,但似乎每一株植物都能享受此刻的状态。我想,成熟的秋天之所以美丽,或许是因万物都呈现了它们应有的姿态,毫不做作、毫不掩盖。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周末和朋友们来到了位于常德市石门县的被称为湖南屋脊的壶瓶山。壶瓶山因山顶四周高,中间低,形如壶口,故名壶瓶山,其主峰高达2098.7米,还被誉为"地球怪圈"(北纬三十度)上的"自然迷宫",东半球上的"诺亚方舟"。

壶瓶山水源丰富,虽在深秋,但山间时不时会有瀑布出现,潺潺的流水宛如奔腾的血液,让布满枯叶的山林充满了勃勃生机。偶尔会有一些坚挺着青绿的草儿,他们像是这个季节的宠儿,让走向衰竭的大山享受着天伦之乐。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攀爬了两个小时后,寻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枯叶在脚下滋滋作响,近距离接触大地的感觉让人浮躁不安的心沉静下来了。耳边的鸟鸣此起彼伏,眼前金黄的、蛋黄般的夕阳似乎要一坠而下。

惊秋黄叶遍,愁暮碧云深

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

此时 眼前大自然间的万物是如此的和谐,日落西山红霞艳,月起东方星辰升,一切都在固定的时间里按部就班地行动着。人和大自然一样,一岁一枯荣,到了什么年龄做相应年龄该做的事,什么样的季节就呈现什么样的状态,学会知足、享受当下人生才会圆润而完满。

独立望秋草,野人耕夕阳

夕阳西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留下微微的一条金色的线,装饰灰黑色的山体。队友们由于负重不能加快步伐,而我一心想到开阔的山顶一览无遗地追视夕阳,于是一个人匆忙地奔走在孤单的行道上。

探讨意未穷,回艇夕阳晚

气喘吁吁地爬到观景台上,幸运地发现最后的夕阳还在等我,不得不惊叹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大自然这个卓绝的调色师,眼前的天空蓝的、紫的、黄的、橙的、黑的特别壮观,群山在落日的余晖下此起彼伏,像是调皮的孩子,给单调的地平线增加了稚气未脱的气质。

夜悄悄拉下黑色的帷帐,闪闪的星星在夜幕下特别耀眼。此刻,脚踩山体、身处悬壁、眼望星空,即便秋夜的空气是冷的,但能够这样感受山的一呼一吸,好像出走很久的孩子,再次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一样。

做好夜路登山的准备,继续向前沿着陡峭的山路攀爬,意外地发现山顶已近在咫尺。到了山顶后,放下登山包开始安营扎寨,借着几束灯光快速地用帐篷为自己搭建了一个抵御山顶寒风的小屋,迫不及待地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爬进帐篷,心满意足地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

由于队友们还在外面整理行囊,出于好奇便时不时从帐篷内探出头,边聊天便欣赏漫天银河璀璨、繁星闪闪。不过不得不说,夜晚山顶的风真的很大,单薄的帐篷很难抵挡寒风的摧残,薄薄的蓬壁完全不足以为我们抵挡严寒。大家伙都冻得睡不着,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嚷着用乐观的态度和坚强的意志打破山顶的清寂。

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

熬过彻夜的寒冷的队友都还在贪恋睡袋里的那一点点温暖,问我在暖宝宝的陪伴下度过了温暖的一晚,早就跃跃欲试想要起床。于是天刚蒙蒙亮我便一跃而起,穿了羽绒服、用睡袋将自己包裹起来,蹲守在观景平台上,做着与晨风最顽强的对抗。

不一会儿泛白的东方出现了橙黄的一条,继而变成了蓝黄橙红黑层次分明的几条,之后带着晨雾的群山开始出现在视野内,一层、一层在晨雾的映衬下像是盖了一层棉被一样安详地躺在大地上。

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

太阳在一瞬间跳出地平线,大家开始尖叫“太阳出来了!”在观日出者的一阵惊呼中,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照遍群山。经过8个小时的车程、三个小时的攀登,忍受彻夜的寒冷,终于在早晨看到了日出的惊鸿一面,一切经受的凄寒与旅途的劳顿似乎都在那一刻释然。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cdc6d3bedc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