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敬书法艺术探微

2020-11-17 21:04:48  作者:摄影技巧

作者在武汉美术馆参加杨守敬书法艺术展

杨守敬书法艺术探微

刘阳

杨守敬(1839年5月27日—1915年1月9日),湖北宜都县(现宜都市)陆城镇人,谱名开科,榜名恺,更名守敬,号惺吾、星吾、心物,自署观海道人、观海生、恪郦主人等。晚年因在湖北黄州苏东坡雪堂旁筑书楼,故又号“邻苏老人”。清末民初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金石文字学家、目录版本学家、书法家、泉币学家、藏书家 。杨守敬一生勤奋治学,博闻强记,以长于考证著名于世,是一位集舆地、金石、书法、泉币、藏书以及碑版目录学之大成于一身的大学者。原湖北省文史馆副馆长朱士嘉先生评价说:“盖近百年来治历史地理者无能出其右焉。”近代学者罗振玉称杨守敬的《舆地学》与王念孙、段玉裁的《小学》和李善兰的《算学》一起为清代“三绝学”。

他还编绘了《历代舆地沿革图》、《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和《水经注图》等。他一生著述达83种之多,被誉为“晚清民初学者第一人”,代表作《水经注疏》,是郦学史上的一座丰碑。杨守敬的书法在其众多的成就中,也许并非首位,但这丝毫不影响其在中国书法史上“亦足睥睨一世,高居上座”(虞逸夫)的地位。在日本,他被誉为“日本书道近代化之父”①、“近代日本书道之祖”②、“日本书道的大恩人”③。

我们通过对杨守敬书法理论和实践以及收藏的书法墨迹的深入研究,得到如下几点有益的启示:

一、碑帖并尊是书法制胜之法宝。

从书法史来看,书法家大都重视帖学。而有清一代,大兴碑学,有人拒之南帖,把碑和帖对立起来,而杨守敬始终碑帖并尊,唯美是尚,力破偏见,眼界高远。因此,其传世书法形神兼备,光彩照人。“既有金石碑碣的苍劲,如刀劈斧削,又有法帖的秀逸,颇有英姿而无媚骨”(陈上岷语)。“大抵六朝书法,皆以侧锋取势”。“所谓藏锋者,并非锋在画中之谓,盖即如锥画沙、如印印泥、折钗股、屋漏痕之谓。后人求藏锋之说而不得,便创为中锋以当之。而学其法者,书必不佳。且不说他人,试观二王,有一笔不侧锋乎?惟侧锋而后有开阖、有阴阳、有向背、有转折、有轻重、有起收、有停顿,古人所贵能用笔者以此,若锋在画中,是信笔而为之,毫必无力,安能力透纸背?”杨守敬以上书论是颇中要害的,可谓振聋发聩。原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华书局编审、文字学家马宗霍认为:“惺吾宗法信本,行书略带纵笔,固当视覃溪稍胜,小真书则尚不及。”马宗霍说杨书宗法唐代欧阳询(字信本),但没有提出根据,可能是据其书法特点所说的。又说杨的行书超过翁方纲(号覃溪)。翁方纲与刘墉、铁保、永瑆被誉为“清中期四大书家”,其书法开始学习颜真卿,后来也是学习欧阳询的。清王室昭梿说:“翁覃溪模摹三唐,面目仅存。”包世臣说:“宛平(按翁为北京宛平人)书只是工匠之精细者耳……无一笔是自己也。”杨守敬也评:“翁覃溪见闻既博,复考究于一笔一画之间,不爽毫厘,小楷尤精。究嫌天分差逊,虽质厚有余,而超妙不足。”

翁方纲的书法无论功力,抑或精神,皆逊杨守敬一筹。 说杨守敬书法是宗法欧阳询的,自是不错,但他并非只学欧阳询一家,而是广师百家,所学不仅有碑,也有帖。他的《楷法溯源》中收录帖、碑共718种,楷书单字两万字。帖有魏4种,晋34种,齐、梁4种,隋3种,唐36种,五代1种,共83种;碑有汉、蜀、吴4种,晋37种,南北朝214种,隋27种,唐346种,五代8种,共636种。他在整理鉴赏的同时,按理也一定会研究学习的。他在《平碑记》中评碑288种,《平帖记》中评帖96种,共384种,也必一一阅读研究,也是一种学习,岂能仅宗法信本一家?他在《壬癸金石跋》中说:“余少好金石文字,每有所得,必为之考证……又玩其书法。”故在其《激素飞清阁平碑记》中,常有“玩其笔法”、“细玩此碑”等内容。他在日本传授中国书法,主要传播北碑一路,他自己岂能不学碑?他强调:“夫碑碣者,古人之遗骸也;集帖者,影响也;精则为子孙,不精则刍灵耳。见刍灵不如见遗骸,见遗骸不如见子孙。去古已远,求毫芒于剥蚀之余,其可必得刭。故集帖之与碑碣,合之两美,离之两伤。”可见他是碑帖双修的。

他对苏东坡的书法十分推崇,谓“自是有字第一,流传既多,沾溉亦众……皆于‘二王后独出冠时,别开生面’”。又云:“余尝谓坡公无一笔俗气,乃知其浸淫于六代深也。”如此推崇,又岂能不学?实际上从他的书法中确能看出苏东坡的影响。 杨守敬的书法远宗秦汉魏晋法书,又师欧阳询、颜真卿、苏东坡;以碑学为基础,以帖学为形体,加上他个人的“品高”、“学富”,集众所善,专为一家,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淳雅朴厚而有书卷气,沉着古劲而有苍莽气。

二、书法家要有很高的综合修养。

历代书家定论在书法上要有一定造诣,必须具备“三要”,即一要天分,二要多见,三要多写。在《学书迩言》一书的绪论中,杨守敬肯定前人三要的同时,又增以二要,即一要品高,他认为“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二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这是其数十年对书法、对人生的感悟。 杨守敬先生不仅学富,而且品高。杨守敬于书法,篆隶楷行草诸体皆擅,但最具特色的当推其行楷。其门人熊会贞称杨守敬“传世书法古茂,直逼汉魏,盖世无双”。虽有些过誉,但仍可窥见一斑。其年谱中“求书者接踵于门,目不暇接,继之以夜”的记录,可知其书法在当时的影响。湖北省杨守敬研究会会长陈上岷先生对杨守敬的传世书法更是情有独钟,他说“在清代末期,真可以说是继往开来,独拔艺林”。究其原因是见识广博。大凡作为书家,只有学富,才能眼高,只有眼高,才能手高。杨守敬即是如此。他说:“多读书自能作文,多看名迹自能书”,这是至理名言。勿庸置疑,见识广博为其书法艺术取得卓越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书法要在学习传统的基础上出新。

杨守敬告诫后人,学习书法如果与前贤的书法“笔笔求肖,字字求合,终门外汉也”。他所著述的《楷法溯源》,洋洋洒洒14卷,目录1卷。他是在探寻楷法的源流,也是在论述文字的变革、书法的出新。“顾氏《隶辨》(清朝顾蔼吉撰),皆依韵分篇 ,便于检寻,然而偏旁错杂,不足于见八法之变”。“北朝唐碑各有体格一碑,又有碑之体格,有必不容出入者,可以兼擅诸家之长,若使一字北朝、一字唐碑,岂复成章法,此书之作欲使学者通书法之变”。杨守敬在此书中如此反复论述书法之“变”,其出新观念自然溢于字里行间。他的书法充分体现了碑帖并重、善于师古出新的书法理论和勇于实践的探索精神,也体现了他的深厚学养和高尚品质。

注释:

①见日本书家小目太法《略谈日本现代书道》一文,刊于香港1981年《书谱》总第37期。

②1990年9月18~23日,日本书道教育学会为纪念其创立40周年,在日本东京举办“杨守敬及其友人书法展”,请柬上即标明“近代日本书道之祖”。

③见1737年日本东京平凡社《书艺》第4卷第11号《杨守敬特辑号》。

参考资料:荣宝斋出版社《中国书法全集》73、湖北人民出版社《湖北省博物馆藏杨守敬书法》、湖北人民出版社《杨守敬书法艺术研究》、陈传席《杨守敬书法及其在日本的重大影响》(中国书法杂志2016年第2期)等。

典型案例分析

杨守敬自署“恪郦主人”和“观海道人”的

书法作品个案研究

在目前所见机构和藏家之藏品中以及能收集到的杨守敬文献中,仅发现书法作品落款为“恪郦主人”和“观海道人”的各1件。因此,有必要进行个案研究,解惑释疑,一探究竟。

书法作品创作的时代背景

据湖北省博物馆编、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湖北省博物馆藏杨守敬书法》一书载《杨守敬大事记》所述,1911年8月19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同月22日,杨守敬全家及弟子熊会贞从武昌搭轮船到上海。在武昌之藏书及碑帖字画交与程冬甲照管,且日本寺西秀武请黎元洪贴告示于门首保护杨守敬书籍,并加封条。杨氏一行抵达上海,寓居虹口甘翰臣家。日本福田人水野疎梅来上海拜杨守敬为师学习书法,杨氏先以老病辞,后感其诚,亲自为其作《学书迩言》。水野索杨守敬诗,重阳、10月9日,杨守敬两次着两儿赴武昌取衣物及最要书籍,武汉战事正酣,均徒劳往还。全家生活仅靠杨氏一人卖字,多为日本人所买。11月,杨守敬自述《年谱》于虹口旅次。刻成《历代地理详图》34册。12月,刻16国及梁、陈、北齐、北周、唐、五代、宋、辽、金、元各地图次第成。

民国元年(1912)春,杨守敬使小儿等返鄂,所藏书籍幸无大损。取《水经注疏》稿本,并将所藏书籍一并运沪。熊会贞及孙辈随后也陆续来沪,同杨氏一起校定《水经注疏》,详覆每一件成,尤恐有误,当夜静置灯榻畔,在床执卷,再三审订或通宵不寐。闻杨氏在沪,求书者络绎不绝,又或持古书碑版请鉴定兼乞作跋,日本人尤多。是年,杨氏所著《历代地理详图》刻成。

民国二年癸丑(1913),杨守敬已75岁。2月,沈曾植得朱校本《水经注》,杨氏于2月27日作跋,同日又对《水经注》跋之。

从以上史料可知,杨守敬从武昌起义赴沪后至民国二年癸丑(1913)春,一直忙于地理文献的整理和所著《水经注疏》的校订。同时,又要应付络绎不绝的索书者(当然这也是他在沪的主要经济来源)。据我们掌握的资料看,杨守敬这一年创作了大量的书法作品,之前和期间又进行整理历史地理资料和自撰《水经注疏》的校订工作,此时在书法作品中表现出对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尊敬之情,落款自署“恪郦主人”,也是符合逻辑的,不足为奇。只是我们暂时没有考证到杨守敬在沪的藏书楼叫做什么。他既然在黄州苏东坡故居雪堂旁筑有书楼“邻苏园”,又在武昌菊湾筑书楼“观海堂”,在上海按理也应筑书楼并取有名号。落款“观海道人”是因为他武昌的书楼叫“观海堂”,故很易理解。为何落款“恪郦主人”?我们的推断,其在沪所筑书楼可能为”恪郦X”。或许他在沪时间并不长,后又赴京任职,在沪所筑书楼名号鲜有人知,在《年谱》和其他史料上暂无记载。所幸留下了自署“恪郦主人”这样一件绝世珍品,为我们研究杨守敬书法以及在沪藏书楼的名号提供了宝贵物证。

书法作品的来历和考释

杨守敬这件自署“恪郦主人”书法作品,我们初见于2017年5月28日东京中央拍卖(香港)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后辗转为我们课题组所收藏。该作品为立轴,纸本,原装原裱。尺寸:140cm×38cm,创作年代:癸丑(1913)作。款识:癸丑春日恪郦主人。

钤印:杨守敬印(白)、邻苏老人(朱)

释文:白石嵯峨一径斜,碧梧翠竹晚交加。雨晴知有山人到,先遣儿童扫落花。

书法作品的鉴定和赏析

我们课题组对杨守敬这件书法作品,参照杨守敬创立的鉴定“四法”(印鉴法、墨鉴法、法鉴法、材鉴法)进行了鉴定。从钤印看,这两枚印在《湖北省博物馆藏杨守敬书法》一书中均有著录且经比对尺寸不差毫厘,姓名印标明为72一76岁用印,字号印“邻苏老人”标明为73一76岁用印,正与杨守敬创作这件书法作品时年龄75岁吻合。从用墨看,这件作品墨色已暗,古意盎然,应为百年老物。将这件作品与杨氏同年作品对比,风格完全一致,且用笔习惯和小动作也相互印证。比如“白、碧、童、郦、晴”等字的结体和留白,“山人”一句中“人”字一撇的小缺口,“晚、先、儿”字最后一笔回锋挑法等,是杨守敬的标志性笔法。从材料看,纸是老纸,装裱是典型的民国裱法,不是日本裱法,可见应该是在民国时期于中国装裱后流传到日本。

综上所述,杨守敬这件特殊落款的作品,符合他晚年成熟期厚重拙朴、沉稳从容、雅闲安静之特色,笔精神足,充满“书卷气”,是杨守敬晚年的一件书法佳品。

有朋友称这件条幅可能是失群的几条屏之一,果然如此,我们随后又得知同一藏家有落款为“观海道人”的另一条屏,和这件落款“恪郦主人”的条屏是对屏,于是协商转让,失群的对屏终于团圆。

参考资料:湖北省博物馆编《湖北省博物馆藏杨守敬书法》、刘正成主编《中国书法全集》、赵平著《杨守敬书法艺术研究》、《中国书法》杂志2016年第2期(总275期)、日本省心书房1987年出版《杨守敬手书跋文集》(I、II)等。

附录:杨守敬书法作品图片

一、杨守敬书《襄阳习家池记》

二、杨守敬书《王洽云山图》

三、杨守敬临《爨宝子碑》

四、杨守敬书法对联

五、杨守敬海外之书三件

(一)

(二)

(三)

六、杨守敬书法六条屏

七、杨守敬手札,金伯兴先生题字

八、杨守敬书王维诗《终南别业》

版权声明
本文为[摄影技巧]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jianshu.com/p/d2ad56c14ef7